1925血清接力多哥真实事件揭秘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历史上真实发生的故事,主要还是要给哈士奇正名,其实哈士奇根本就不傻,反而非常的聪明,是极地严寒地区人类的最好帮手之一。在96年前,就有一群哈士奇在暴风雪中往返了1000多公里,拯救了小镇上的所有小孩子。那么今天我们就一起来讲一讲这个真实发生的故事。

1925血清接力多哥真实事件揭秘

1925年1月,位于美国的诺姆小镇如往年一样正处于长达7个月的严寒中,然而镇上的韦尔奇医生却告诉大家一个非常紧迫的坏消息,一种叫做“白喉”的传染病出现在了镇上,已经有两个小孩因为这种疾病去世,而且这种病在孩子中传染性很强,诺姆镇急需在一周内得到专门用于白喉的血清,否则镇上小孩的死亡率几乎为100%。

韦尔奇医生在去年夏天就曾订购过抗毒素,但是因为意外并没有送到镇上,而现在,白喉病已经出现,小镇的居民们聚在一起讨论如何获得血清,诺姆镇距离有血清的地方最近距离也有1085公里,而最方便快捷的飞机运输在暴风雪中根本无法实施。

1925血清接力多哥真实事件揭秘

极端天气下,不仅是飞机不能起飞,汽车和船只也指望不上,当所有方式都被否决后,居民们纷纷看向了镇上最优秀的雪橇手塞帕拉,他不仅经验丰富,还有一只天赋异禀的领头犬多哥,要知道雪橇犬虽然多,但是每个雪橇犬队伍都需要一只领头犬,而优秀的领头犬极其罕见。

但是塞帕拉已经上了年纪,而多哥也已经12岁了,正处在相当于人类六七十岁左右的阶段,所以塞帕拉并没有答应。回到家中他告诉了妻子关于血清的内容,妻子坚决不同意他去冒险。

1925血清接力多哥真实事件揭秘

但是当镇长找上门来请求他们救救那些孩子时,塞帕拉还是答应了,毕竟小镇并不大,正在诊所里等待血清的小孩们都是塞帕拉看着长大的。塞帕拉还是在次日一大早带着多哥领头的雪橇犬队伍出发了,镇民们纷纷站在路旁向塞帕拉致敬,目光中既有担忧又有期待。

然而,天气的恶劣远不是常人能想象到的,呼啸的风声和刺骨的寒气中塞帕拉的视线范围很小,只能靠多哥这只领头犬在雪中带路,翻过两座雪山后,塞帕拉决定穿越一段刚刚冰封的海峡,这样能节省很多时间。

1925血清接力多哥真实事件揭秘

可是由于刚刚结冰,雪橇在冰面上飞驰了不久,冰面便陆续炸裂,狗子们都因为这种情况而慌乱不已,幸好塞帕拉经验丰富,随着他的大声呼喊和多哥在前面沉着带队,总算是有惊无险地穿越了这片冰面,而此时气温已经接近零下50°,风速高达每小时80公里。

镇长将小镇上发生的事告诉了报社,报社一经报道,霎时间就传遍了美国,所有人都关注着这场与生命和时间的赛跑,为了减轻塞帕拉的压力,镇长对血清的运输做了调整,他联合其他小镇派出了20名雪橇手、150只雪橇犬,打算以接力赛的方式帮助塞帕拉完成血清的运输。

1925血清接力多哥真实事件揭秘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塞帕拉竟然会在暴雪中穿越刚刚结冰的海峡,因此镇长错误地估计了塞帕拉的速度,而此时日夜兼程的塞帕拉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他完全失去了判断能力,只能靠着多哥的记忆,带领他们继续前进。就在这时,已经拿到血清要交给他的另一个雪橇手伍德正好与他擦肩而过。

伍德在后面大声喊叫塞帕拉,但是塞帕拉已经完全失去意识,只是靠着意志力在雪橇上站着,而且暴风中伍德的声音也传不出太远。追了一段时间眼看塞帕拉要跑出自己视线的伍德都快急疯了,好在多哥在听到喊叫声后又掉头带着塞帕拉回到了伍德的身边。

1925血清接力多哥真实事件揭秘

血清终于到了塞帕拉的手中,他和伍德一起来到了驿站休息,围坐在火炉旁,两人不禁感慨,若不是多哥听觉灵敏,血清不知要多花多长时间才能到达诺姆镇,说完,两人都看着多哥沉默了,因为他们知道这只老狗恐怕已经回不去诺姆镇了,多哥的爪子上已经伤痕累累。

次日一早,塞帕拉拿上血清又朝着诺姆镇出发了,这次他依然选择穿过那片危险的海峡,因为不管是自己还是雪橇犬们的力气都严重不足,而且血清在严寒中也怕被冻住,可是这一次冰面更加凶险,有好几次他们都差点被困在浮冰上,好在领头犬多哥凭着出色的判断力将塞帕拉成功带到了岸边。

1925血清接力多哥真实事件揭秘

然而,这个时候的多哥已经非常虚弱了,它不再年轻的身体经过长途跋涉,再加上数次搏命,已经快要挺不住了,但是他们依然没有时间多做休息,病重的孩子们等不起,在驿站将血清稍作保温后,塞帕拉又朝着诺姆镇出发了。

塞帕拉本想让多哥坐在雪橇上休息一下,但多哥怎么都不肯,它固执地要回到领头的位置上,塞帕拉怎么都拧不过它。暴风雪越来越大,塞帕拉根本看不到路在哪里,所有的希望都在多哥这只领头犬身上了。

1925血清接力多哥真实事件揭秘

天越来越暗,雪越下越大,塞帕拉经不住折腾晕倒在了雪橇上,当他醒来时,雪橇完全停了下来,这可不是好事情,大雪很快会将他们完全掩埋,塞帕拉赶紧走到队伍前面,发现多哥已经完全透支,甚至快没了气息,这下完了,不仅救不了孩子,连他们也要死在这里了。

就在塞帕拉绝望之时,背后闪过一丝光亮,原来多哥已经把他送到了驿站外面,这里有人会接力替他将血清继续送到诺姆镇去。血清在雪橇手中继续传递,最后由一名叫做贡纳的雪橇手将血清成功送到了诺姆镇上,报社的记者为了抢到新闻头条,拿起相机给贡纳的领头犬巴尔托拍了一张照并发在了报纸上,巴尔托在美国人眼中成为了小镇的救星。

1925血清接力多哥真实事件揭秘

巴尔托的名字传遍了美国,纽约中央公园里专门为它塑造了雕像,而多哥却躺在了床上奄奄一息,此事的对错我们不做评判,好在最后多哥虽然瘸了一条腿,至少还活着,它最后安度了晚年,而小镇上的居民也在镇上为它立了雕像。

在血清运输的整个过程中,其他雪橇队平均跑了50公里,而塞帕拉的雪橇队跑了425公里,由于这一次带回来的血清不够,所以一个星期后,人们又组织了一次雪橇运送血清的接力赛,有多只雪橇犬因为高强度的运动死亡,在2011年,多哥被《时代周刊》杂志评选为有史以来最勇敢的动物,当然,这场接力赛中包括多哥和巴尔托在内的每只狗狗都是勇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