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五家银行合并成“山西银行”,资产规模近3000亿元

原标题:山西省五家银行合并成“山西银行”,资产规模近3000亿元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4月2日消息,近日,中国银保监会批复,同意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设立山西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银行类别为城市商业银行,股东资格由山西银保监局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审批。山西银行筹备组应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要求办理筹建事宜,自批复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筹建工作。

山西省五家银行合并成“山西银行”,资产规模近3000亿元

3月31日,参与合并重组的长治银行、晋城银行等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山西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大会定于2021年4月15日召开。

山西省五家银行合并成“山西银行”,资产规模近3000亿元

即将成立的山西银行是全国中小银行已掀起的合并重组热潮中的一个案例。

去年以来,疫情重创经济的同时,也使得部分实力较弱或沉疴已久的中小银行风险加速暴露。

2020年4月22日,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我们国家中小银行大概有4000多家法人机构,总资产大概在77万亿元左右,中小银行是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三农、服务中小微企业的主力军。由于中小银行自身管理能力和经营实力有限,特别是它的客户群体有一定的特殊性,在当前疫情的情况下,中小银行受到的冲击也是比较明显的。

有鉴于此,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力度逐渐加大。

曹宇表示,大家2020年会陆续看到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力度会比较大,特别是进行市场化重组这方面的力度和措施会比较多。“最近有关方面对中小银行提供了很多有利的条件,特别是像中小银行的再贷款政策、定向降准政策等,包括银保监会也将对中小银行实行差异化的监管政策,这些方面都将为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创造有利的条件。”

随后,2020年7月,陕西银保监局批复同意陕西榆林榆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和陕西横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新设合并的方式发起设立陕西榆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山西省五家银行合并成“山西银行”,资产规模近3000亿元

2020年7月,中国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批复同意徐州淮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徐州铜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徐州彭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三家农村商业银行新设合并,筹建徐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山西省五家银行合并成“山西银行”,资产规模近3000亿元

2020年9月,中国银保监会批复同意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凉山州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设立四川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银行类别为城市商业银行。2020年11月,四川银行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大会顺利召开。

山西省五家银行合并成“山西银行”,资产规模近3000亿元

除了一系列获批筹建及业已成立的合并重组银行外,2021年以来另还有不少中小银行计划重组筹建的消息传出。

2021年1月,辽宁省人民政府网站消息,正研究推进省内城市商业银行整体改革工作。会议明确,将通过申请新设组建一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合并辽宁省内12家相关城市商业银行。

山西省五家银行合并成“山西银行”,资产规模近3000亿元

2021年3月26日,陕西秦农农村商业银行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关于陕西秦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吸收合并西安鄠邑农村商业银行有限责任公司和西安市长安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议案》。

山西省五家银行合并成“山西银行”,资产规模近3000亿元

据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去年初以来,银保监会批复筹建的中小银行超过50家,其中多为数家城商行、农商行或农信社合并而来。

一位地方监管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各地之所以倾向采用合并重组的方式来化解中小银行风险,主要原因在于,这种方式对区域金融系统不会造成重大影响,也不会影响到整个区域经济的稳定。“对于个别金融机构风险如何防化的问题,国务院金融委已经明确地方政府必须承担起主要责任,而合并重组是地方政府比较认可的一种方式。”

该地方监管人士看来,合并完成后,更重要的是引入新的经营发展理念。“不少参与合并的银行机构自身沉疴已久、经营并不景气,这是有多种方面因素造成的,比如经营模式老化、创新意识不强、管理方法不对路、区域经济发展条件限制等等。”该人士表示,如果重组后,能够引入先进的经营理念和管理方式,才能真正有助于改善这些银行的经营现状,达到防范和化解现有风险的目的。

责任编辑:张申

网络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