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孙小果: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早该在几十年前执行死刑的孙小果终于受到了正义的制裁。

但迟来的正义就不算是真正的正义。

这么多年,恶迹昭昭的孙小果在社会上如鱼得水地滋润生活着,而受害者却忍辱偷生,不敢做声,揭发者日夜难安,惶惶不可终日。

很难想象,在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下还会藏有这样的污垢。只能感慨人心难测,人性复杂。

而此次孙小果终于落入法网,他背后的操控人也浮出水面。

01

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句话想必大家都不愿套用在孙小果身上。

1977年,孙小果出生在昆明一个条件还不错的家庭。其父亲是昆明市公安局的干警,母亲孙鹤予也是一名民警。

按说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的孩子,身上多少会沾染一些正气,保不准以后也会成为一名为人民服务的人民警察。

然而,孙小果的命运朝着相反方向越走越远。

这和其父陈耀脱不了关系。

陈耀白天是受人尊敬的干警,可到了晚上,爱酗酒的他就像是变了个人,动辄便对孙小果母子拳脚相加。

母亲孙鹤予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在孙小果生下的第5年,她和陈耀办了离婚,离开了这座会吃人的牢笼,但孙小果被留下和父亲一起生活。

童年时的孙小果在物质上是被被人羡慕的,父亲升任,他就跟着一起从小瓦房搬到大楼房。

可同样,跟着父亲是不幸的。

原本就爱以打骂这种方式教育孩子的陈耀,对调皮的孙小果的管教更是变本加厉。

或许是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也或许是父亲说儿子“你这种人以后就是被枪毙的”的诅咒开始应验,孙小果开始显露出暴力的倾向,遇到问题不讲理,只用拳头。

02

母亲孙鹤予当初离婚时没有带走孙小果,并非是母爱不够,而是有难言之隐。

那时孙鹤予的微薄薪水,实在难以养活自己和还要上学的儿子。

终于到了1992年,孙鹤予升职加薪,还嫁给了当时的的五华分局副局长李桥忠。

生活环境的好转让孙鹤予有能力去考虑把自己的儿子接到自己身边。

这一年,孙小果15岁,已经离开母亲和父亲单独在一起生活10年。

没能陪伴儿子度过成长最关键时期,孙鹤予心中有愧疚,她决定用更多的爱来弥补孙小果。

同时,孙鹤予还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孙小果身上存在的暴力倾向。

为了让儿子变好,孙鹤予帮孙小果改了出生年龄,办了入伍手续,送年近15岁的孙小果去当兵。

可惜孙小果的性格已经形成,已经更改不得。

03

1994年,孙小果开始踏上他漫长的犯罪之旅。

这一年的10月16日,在昆明环城南路发生了一件恶性事件。

两名女青年被四个混混拉上面包车,这样的组合究竟会发生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女性尤其年轻女性在在如今社会就如同身怀宝物却无利剑在身的弱者,容易被有意之人觊觎,被向孙小果这样的人欺凌践踏。

这四个混混其中之一,便是我们这篇文章的主人公——孙小果。

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犯了罪,就要接受制裁。

可这个浅显的道理孙小果的父母没能明白,护子心切的孙母在此刻同样越过了法律的底线,动用了自己的权力把本应该做牢5年的孙小果判为了3年。

然而不仅仅如此,随后孙母又为孙小果办了保外就医手续,四舍五入约等于没有坐牢。

孙鹤予以为自己是救了儿子,却不想自己这是要彻底毁掉儿子。

经此一风波,孙小果由最开始被抓的害怕惶恐,到最后变成了得意与有恃无恐。

这样一来,孙小果的胆子像是吃下了一头猪一般,肥了起来。

拿刀砍人,聚众斗殴,这些在孙小果身上只能算常规操作。

令人恨不得手刃了孙小果的是他犯下了一连串强奸罪。

1997年6月1日,孙小果当众强奸了16岁的少女张某。不久,他又强奸了张某的表姐。

6月5日,他强奸了女学生波某。

17日晚,孙小果欲强奸幼女张某,张不从,便遭到其手下小弟的毒打监禁。

…….

这些是记录在案的,那些不见天日的又何止这点。

不只这些,孙小果还做了件让干多年公安都觉得残暴的一起刑事案件。

同年11月7日晚,孙小果把16岁的张某和她的女友小杨带到了夜总会,这两位姑娘应该没有想到在前方等待着她们的是什么。

丧心病狂的孙小果,伙同手下轮番对张某拳打脚踢,并用竹签和牙签刺她的指甲缝和胸部。还让她咬住大理石桌面,再用手肘击打张某的头,导致张某牙齿碎落,满口血沫。

1998年,孙小果被抓,多项罪名齐加,最终被判为死刑。

可事情进行得并不顺利,孙小果再次巧妙地死里逃生。

一个本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人,还在继续生龙活虎着,等待着出狱后继续为非作歹。

这么“幸运”的背后,自然少不了其母孙鹤予和继父的四处奔走,送钱、求人、找关系、申请专利,一路路,一层层地开绿色通道。到最后孙小果终于被捉拿在案时,背后足足牵扯出了100多名公务人员。

04

2010年4月,孙小果出狱。

犯过这么多罪的孙小果,在其母眼中仍是最初那个清澈的少年。

没有任何的责怪,对受害人做的那些事仿佛也并不存在。孙鹤予还是那么宠爱自己这个年龄已经不小的儿子。

孙小果想开酒吧、夜店,孙鹤予拿钱支持。想买别墅、豪车,也给他买了下来。

这日子过得可比普通人滋润多了。

2018年,本性难移的孙小果因踢裂男子膀胱被警方带到警察局调查。

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古人诚不欺我。

这一次的孙小果没有那么幸运。他被判处于2020年2月20日执行死刑,其母孙鹤予被判有期徒刑20年,其继父李桥忠被判有期徒刑19年。

最后,孙小果行刑前流泪的画面上了热搜,人们都说这是鳄鱼的眼泪。

其母孙鹤予也接受了访问,她说:“母亲会为儿子做一切的。这就是母亲,不会去考虑后果”。

但那些受害人也都是他们父母的孩子,帮自己的孩子去伤害别人的孩子,说不通吧。

一切都是罪有应得,最受伤的还是那些身在暗处不能发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