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秋莲索赔203万,刘鑫改名未出庭?律师提出江歌遇害案六大疑点

小编的话: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原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于4月15日9:00在“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综合审判庭公开审理。原告江秋莲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黄乐平、李婧,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胡贵云到庭,审判长核对出庭人员信息内未见刘鑫(刘暖曦)的名字。江歌1992年出生于山东青岛,生前是“日本法政大学院”硕士研究生一年级学生。2016年11月3日凌晨,在日本东京的公寓,江歌被闺蜜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用匕首杀害。2017年12月20日下午3点,“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2020年11月20日,江秋莲方举证10组51项证据,对刘鑫索赔203万元。

江歌母亲江秋莲代理律师:是刘鑫置江歌于死地!4月11日,江秋莲代理律师黄乐平通过个人社交账号发布六个“江歌遇害案”焦点问题,即“江歌是否和刘鑫同时上楼”、“案发当晚江歌为什么在地铁站等刘鑫一起回家”、“案发时房间是否被人锁了门”、“案发时刘鑫是否知道江歌在门外遇害”、“刘鑫是否知道杀人者是陈世峰”、“案发后刘鑫是否主动向警方指认陈世峰”。4月15日,黄乐平开庭前接受受访时表示,“当刘鑫知道陈世峰有加害她的企图时,却对江歌选择了隐瞒。动刀杀人的是陈世峰,但置江歌于死地的是刘鑫”。

网友评论:“真的让人寒心,变相地把闺蜜害死还能这么心安理得地活着并且推卸责任”“刘暖曦比刘鑫这名字,还让人反胃”“刚毕业那年关注这个案子,现在都5年了”“如果今天不上班,我一定准备臭鸡蛋”“可怜天下父母心!”

小编观点1:法律角度来看,刘鑫没有犯罪,且案子发生在日本,日本具有司法管辖权。在我国,刘鑫最后被定罪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江秋莲和她的律师明知这个结果而依旧坚持提告的原因,是这几年的经历让江秋莲见识到了舆论的力量,她认为只要不断搅动舆论,就可以让刘鑫的生活永无宁日,她希望网友的谩骂成为刘鑫日日面对的酷刑。

小编观点2:这几年,人世间,江妈妈与刘鑫之间必欲置对方于死地的恨,以及穿插其中吃人血馒头的记者、律师的各种丑恶行径,江歌是没看见的,势让陈世峰和刘鑫获得惩罚的江妈妈,本身也是生活在被仇恨之火焚心的炼狱中啊。江歌及江秋莲的遭遇值得同情,但小编认为,要想获得心灵的宁静,不是复仇,而是放下。希望这次官司之后,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江妈妈都能够把女儿放在心里,温柔地、像小时候那样地回忆她、思念她,同时放下执念,好好照顾自己,尽量活得健康、开心,才会让离去的江歌放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