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老虎扑人,南京野猪进城,是到了建立动物走廊的时候了

一则东北虎黑龙江进村的新闻这几天成了热点。感谢那只老虎,虽然扑倒了那位女士,但没有张开血盆大口。万幸没有酿成惨案,人虎均无大恙。

智能手机的普及,无人机的广泛应用,让我们随时随地可以记录生活的瞬间了,所以最近几年老虎在东北和人狭路相逢的视频已经能够时不时刷下频:或在公路上一“虎”当关;或在雪地里和人四目相对,当然它的眼神肯定不会温存。

我们的环境在变好,特别是植被上来了,森林覆盖率已经从最低时的12%提升到了2019年的22.96%。抛开枯燥的数据,环境改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切身地感受。

以笔者老吴所生活的成都为例,和二十多年前我刚来此读大学时相比,现在的空气质量越来越好,蓝天白云的天数越来越多,人们明白了杜甫老人家不是在欺骗咱们:“窗含西岭千秋雪”虽然还不是日常所见,但成都市区的老百姓最近几年总会有那么天气好的几天,能看到西岭雪山的“落日熔金”。能在夜空中看到几十年未见的星星(当然城市的光污染会影响画面)。

在四川旅游偶尔和大熊猫打个照面时有所见,西双版纳的大象冲州撞府已经不是什么新闻,而最日常最壮观的得数南京市的野猪进城

是的,江苏省的野猪已经不是停留在冲州撞府阶段了,他们要拥有大城市户口,要成为省会城市的居民。于是,来自神农架农村的大学生没在老家看到过野猪,却在自己就读的南京某大学校园草坪上看到了二师兄在撒欢;八戒子孙的猪迹还遍布南京市的机关、中小学幼儿园、厂矿、超市;或者就在大街上和人们展开竞速比赛;甚至还破门而入进了奶茶店,一起打造“真猪”奶茶的网红品牌。一句话:没看到过野猪的南京人只能算半个金陵市民。

野生动物和人在全国范围内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亲密接触,说明咱们中国的环境在不断恢复,人们的动物保护意识也提高了很多。但从另一个角度看:

虽然我们的森林覆盖率越来越高,但植被破碎化分布却非常严重,缺少足够的动物走廊让它们自由迁徙。

任何野生动物都和我们人一样需要活动空间和迁徙,仅仅只是迁徙的半径长短不同而已。但如今的中国,是世界上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里程的老大,而且那个数据把第二名甩出的不是几条街的距离,而是整个太平洋的周长。这一点值得每个中国人骄傲,但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的封闭性最终让我们已经绿起来的国土变成了一个一个的格子,如果在太空看,是不是有点像古代的“井田”。对人类而言,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是通途;对走兽来说,它们却成了天堑。

我们人当然能突破这些障碍,但对走兽而言,他们可没我们聪明,或许就算和我们人最亲近的狗也可能发生这样的故事:

一条俊朗的公狗看到100米外高速路对面的一条漂亮母狗,动了真情,心有所许,但直到老死也没想到办法突破这个障碍,最终孤独地过了一生……

相对走兽,鸟儿的确是要幸运得多了,这些障碍阻挡不了它们的翅膀。所以如今中国最幸福的动物当属这些能跳到云中洗澡的精灵。

前面说了走兽飞鸟,其实如今比走兽还惨的是河中的鱼儿。以长江为例吧,长江中上游的干支流被大大小小的水电站分割得支离破碎,鱼的自然洄游被完全打乱,不少鱼类因为这些水电站的修建永远消失于地球。

除了那条赤水河,因为对几个酒厂的保护,没什么水电站,整个长江的中上游那还找得出第二条自由奔放的河?

还记得数十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长漂”运动吗,他将注定成为绝唱,因为现在如果从三江源下水,漂不了多久,迎接你的不是什么惊涛骇浪,而是一个接一个的水坝!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希望国家在今后的高速公路铁路建设中,留出动物走廊或人为创造一些仿自然的走兽通道。

而如今的中国,已经不是二十年前那个严重缺电的时代。欧洲早已经在废坝,我们和欧洲虽然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但希望严格审核新的水电项目,而且每一个新的水电项目都应当考虑鱼道。既然水电的清洁能源概念已经被广泛质疑,中国的废坝或在某个时点开启,又何需那么多破碎的像竹节般的江河。

《长江保护法》已经开始施行,“十年禁渔”也早已展开,作为一个渔民的后代,多么希望看到自由的长江、自由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