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大家有过被亲戚恩将仇报的经历吗?是怎么处理的?

几年前小叔为了让孩子上学方便,提出上我家空置的房子居住,因为我不在老家,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就答应了,几年后房子要拆迁,我让他们腾退房屋,他们却说房子是他们的,拆迁款也应该是他们的,弄得我十分恶心。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由于公务,单位把我外派了几年,所以我的房子就空下了,由于种种原因,我也没有出租,就一直那么放着。

小叔一家和我其实往来很少,也就是过年的时候在老家才会见次面,忽然有一天我父亲对我说小叔有事找我商量,正好我也在老家办事儿,便让小叔来了,小叔还挺客气,来的时候还带了点东西和水果。寒暄了一番,小叔说道,这不是孩子要上小学了,他们花钱给孩子换了个学校,学校呢离他们家太远,距离我空着的那个房子倒是很近,所以来问问我能不能暂时把那个房子给他们住,这样孩子上学好方便些。

其实小叔的风评在老家并不是特别好,他是个喜欢占小便宜的人,但是看到他为孩子特意上门求我,再加上父亲也想让我帮帮他,我想想了想便同意了,将房子给他们居住,而且也没有收取租金。

就这样过了几年,忽然有一天我听朋友说,我住的那个小区要拆迁了。但是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于是我赶忙回老家打探情况。

最终得到的结果是,我的那个小区确实要拆迁,而且当时社区已经通知了,只不过去开会的人是小叔,但是小叔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我。于是我去找小叔理论,说房子就要拆迁了,让他们赶快找其他的住所,把房子腾出来,白住了这么几年也可以了。

但是小叔说的话,却让我感到惊讶,他说这房子就是他的,他都住了好几年了。拆迁的事情他知道,没告诉我,是因为拆迁款应该归他。后来我们大吵了一架,但是问题也没有解决而且也不好解决。

首先我的这栋房子是单位分的,是没有房产证的,但是根据我们当地的拆迁政策,这种房子也是可以进行拆迁赔偿的,所以我必须证明房子是我的才可以拿到赔偿。但是这几年来一直是小叔住在这里,周边的邻居换了几茬,都认为小叔才是这里真正的业主,这就让我处在了被动的地位。

后来我去找单位,单位也一时找不到当年分我房的证明,这样事情就有些难办了,估计小叔一家早就知道我的房子没有房产证,而且这么多年是他们实际居住,邻居都都会为他们证明房子是他们的,最要命的是当时给小叔居住房子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合同或者凭证,因此还真是很难说理。

不过幸亏媳妇儿对一些重要的单据都是一直都存的,从家里的脚从家里的抽屉里翻出了当年单位给我分房的证明,后来我们拿着这份证明,向法院起诉,要求他们腾退房屋,单位自然会为我作证,最终法院判决我们胜诉,令他们腾退房屋。

当然腾退的过程也是非常艰辛,他们总是赖着不走,最后还是用了些特殊手段,才能才让他们搬了出去,不过小叔依然厚着脸皮的对我说,他们住了那么多年了,即便房子不是他们的拆迁款,也应该有他们一份。

我说没问题,肯定给你们一份。后来拆迁补偿下来了,小叔又登门拜访,我当着父亲的面甩给小叔一块钱,对他说,这就是他们的份。小叔生气极了,当场就要对我动手,但是他哪是我的对手呀,最后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用这一块钱我买断了与小叔一家的关系,真的是太痛快了,我也再也不想与他们有任何联系,后来证明我的决断是正确的,后来很多亲戚也受到他们的坑害。

我的经历证明有时候,你帮助你的亲戚,最后还真不一定会有好结果,所以在帮助的时候一定要量力而行,有底线意识同时也要注重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有亲戚提出要求该怎么办

1、判断这个要求是否在自己的可接受范围,比如有的亲戚要借钱,比如有的亲戚要托你办事儿,你要先评估这个事的难度以及可能造成的后果,最重要的是自己能不能承受,比如借钱借1万可以,借10万是不是可以?千万不要在自己承受范围以外,答应亲戚的要求,否则最后难做的就是你自己。

我有个朋友也是亲戚借钱,借20万朋友一时拿不出来,自己又去借了点钱,借给了亲戚,后来亲戚不还钱,难受的只能是朋友自己。

2、对于涉及重要资产的事情要学会拒绝。就像我这个例子一样,亲戚是来借房子,这就涉及到了重大的资产,我建议像这种情况一般是要学会拒绝,否则最后产生矛盾纠缠不清,即便最后能够拿回,中间也会布满了烦心事儿。

3、要看这位亲戚的风评,有的亲戚风评非常好,为人又正直,借钱必还,还会尽自己所能帮助别人,这样的亲戚可以考虑他的合理诉求。但去是当亲戚本身风评就很不好,还喜欢占小便宜,又有些尖酸刻薄的,建议就不要答应她的请求,否则后面的烦心事多着呢。

帮助了亲戚,亲戚恩将仇报怎么办?

1 、不要留情面,先去交涉,看看对方态度,是否能解决问题,同时注意搜集留存对自己有利的证据。

2、向家人和其他亲戚寻求帮助,起码把事情在家族范围内闹大,让大家都知道那个亲戚的嘴脸,给对方施加压力。

3、不要顾及亲戚的关系,坚决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去起诉他们,用法律来拿回自己的东西。

所以,在帮助亲戚前要提前考虑可能出现的后果,对于明显不合理的要求一定要学会拒绝,帮助了对方呗坑了也不要着急,一定要冷静,搜集证据,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最后,和这样的亲戚一定要断绝往来,不要顾及所谓的面子,这样一了百了,对自己绝对有好处。


老公大姨的儿子,老公叫大表哥的,家住东北,某一年带儿子陪他老妈来四川散心,他儿子比我女儿大半岁,比小姑子儿子大一岁,差不多上初中,这是背景。

来四川我们肯定得好好接待啊,毕竟我们结婚去哈尔滨的时候住他姐姐家,他也请我们吃过一次饭,所以在三个孩子提出去成都游乐场玩的时候,我决定请假带三个小孩去,因为第一我不放心,毕竟三个半大孩子,要坐火车还要坐公交车,还有毕竟人家是客,来了陪玩是应该的,然后小姑子买了去成都的火车票,当时还没有手机,大概9块多一个人,然后当天到火车站我发现大表哥也去了,感觉有点尴尬,因为我老公在上班啊,我跟他一起带三个孩子去感觉有点别扭,然后我就说早知道你去我就不去了,他说他想去成都随便逛逛,不跟我们去游乐场,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我就说先买回去的车票,他就抢着去买,问我买哪一趟的,当时有两趟,早一点的九块多,晚一点的贵四块,我就说买晚一点那个,因为成都堵车很厉害,怕赶不上第一趟的,他也没说什么,买了票给我,然后我们就分手了。

我带着三个孩子买了门票,又买了零食进去了,中午吃的洋快餐,三个孩子玩疯了,我家的和小姑子家的还是第一次玩,开心死了,那天不是周末,所以人不多,基本不排队,好几个项目玩了几次,后来我一再催促才恋恋不舍跟我出去了,跑到公交站,第一趟上不去,人太多了,第二趟过了一个小时才来,好不容易上了车,没多久就堵车了,一堵半个小时,我急死了,火车不等人啊,下了公交车还有一段路,走路大概需要二十分钟,也堵车,但是还有二十分钟火车就开车了,没办法,花高价喊了两个人力三轮,抄小道跑到检票口附近的地方,一路冲到车上,还没站稳就开车了。

高潮来了,我饥肠辘辘回到家,一口水还没喝,婆婆劈头盖脸就说我,为什么偏要买贵的车票,不听大表哥的?我???然后我说我只想着晚一点时间充足一些,没考虑钱的问题,而且大表哥并没有反对啊,三个小孩可以证明,然后进客厅大表哥看见我还假惺惺说谢谢我,今天辛苦了,呵呵!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知道婆婆不待见我故意告我黑状来讨好婆婆,他买票花了六十多块钱,我TM买零食,买门票,中午快餐,公交车三轮车,花了八百多,当时我一个月工资才1000出头,我还没说啥,他倒委屈了,我心里那个气啊,老公回来知道后就说算了,他是客人,忍了吧。 行吧,看在老公大姨面子上,我还是好吃好喝招待他们,走的时候也给他们拿了很多特产,包括冰箱里的所有香肠腊肉。

又过了几年,他又来四川了,婆婆告诉我了,意思叫我们也要意思一下请他吃饭啊什么的,我就当公婆全家面说了这个事情,明确说我不管,他来不来跟我没关系,公婆一家听了沉默了。


有过,不来往就是了。

堂姐家外甥在县城上学时,堂姐在农村还没来县城买房。我们那会先搬来县城的,离的近就对外甥照顾一些。外甥住校,老公是个特别疼孩子的人,说学校伙食不好,他每个星期礼拜或是节假日,只要外甥放假不回家,他都要买点排骨或者鸡鱼来给外甥改善伙食。

外甥原来学习还行,后来不知怎么了?成绩下降的厉害还经常和同学打架。我那会都害怕接他的电话,就怕他说又打架了。

有一次打群架,有两个孩子受伤住院了,学校要开除他,我和老公赶紧买了一大包礼物去医院给人家赔礼道歉,又找校长求情,让给孩子一个机会,后来学校让他去上学,不过再犯错误,立即开除。

后来外甥成绩越来越差,他自己就不想再念了,堂姐觉得不念就不念吧,成绩不好,也太让人操心,我跟着着急上火,总感觉农村孩子不读书能有什么出息?

外甥辍学在家,老公觉得大小伙子总在家待着不是个事,征求他同意给他找了一个学修车的活,鼓励他好好学,将来学成自己开店。

那会堂哥他们还都在农村,日子都不宽裕,我们相对好点,堂姐家有用钱的时候我也能帮点,所以两家走动的挺好的。

外甥学了一年修车,嫌脏嫌累就不干了,转眼他到了结婚年龄,堂姐又在我家拿了一大笔钱给他结婚,一直花了好几年才给。

都说升米恩,斗米仇,我想这话是对的,自从我家婆婆生病,我积蓄花尽欠下外债开始,堂姐和孩子明显和我们疏远了,这会堂哥也来县城买楼,并且做起生意,堂姐和堂哥不是亲姐弟,走动也不勤,有时堂姐还抱怨堂哥气管炎,姐妹有事都不帮忙,可随着堂哥生意越做越好,能力越来越大,堂姐口风变了,见到堂哥也是亲昵的不行,堂姐夫也去堂哥那干活了,不过背地里还是经常会说堂哥小气,给钱给的少。给的少就不去呗。

外甥结婚后和媳妇去长春表弟开的饭店帮忙,不经常回来,老公有时会念叨念叨,惦记外甥,我心里觉得吧,外甥不是小孩子了,而且人情世故特通透,他要还记得这个姨夫曾经对他的好,他就不会一年不打一次电话,回来也不来看看了。

最可气的事是堂姐买楼,我当时真的没钱借给她,她就出去说我不近人情,看热闹不帮她。

现在我们不联系,和陌生人差不多,我感觉也没有必要走动了,是伤心也是看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