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贾府经济衰败的细节暗示有哪些?

贾府衰败,一开始就通过冷子兴的口中透露出来了:

如今虽说不及先年那样兴盛,较之平常仕宦之家,到底气象不同。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红楼梦》中贾府经济衰败的细节暗示有哪些?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故事的前半部分,我们几乎读不到衰败的情形,反倒两件大事,让我们感觉贾府的强大。一件是秦可卿葬礼,另一件是元春省亲。实际上,也正是通过办理这两件大事的巨大花费,尤其是元春省亲,连她都感叹奢华,加速了贾府的衰败。所以贾蓉向乌进孝说“再两年再一回省亲,只怕就精穷了”。

另外在“芦雪庵争联即景诗”一节中,王熙凤的一句“一夜北风紧”,也暗示了贾府“大厦将倾”。这句诗是王熙凤这个粗人在整部书中唯一的一句诗,通过浅显的诗句明显突出了她作为贾府管家人,已经最小感到贾府经济上即将迎来寒冬期。

《红楼梦》中贾府经济衰败的细节暗示有哪些?

贾府作为功勋之族,是吃体制饭的家族,按照当时的体制,这种运行机制,衰败是早晚的事儿。因为贾府维持正常运行主要靠两个方面:一是俸禄,二是地租。但是当时的俸禄随着爵位降低而减少;地租也因庄头捣鬼和自然条件的影响而逐年萎缩。这都和贾家日益膨胀的开销形成尖锐冲突。这一点从贾珍和乌进孝的对话中可见端倪,也可从凤姐和平儿的闲话中得到证实。贾府入不敷出到了什么程度呢?我们从这几个细节可以读出:

一是收入减少,难以为继。

在“宁国府除夕祭宗祠”一节中有一段贾珍和乌进孝的对话,贾珍皱眉道:

“我算定了你至少也有五千两银子来,这够作什么的!如今你们一共只剩了八九个庄子,今年倒有两处报了旱涝,你们又打擂台,真真是又教别过年了。”乌进孝道:“爷的这地方还算好呢!我兄弟离我那里只一百多里,谁知竟大差了。他现管着那府里八处庄地,比爷这边多着几倍,今年也只这些东西,不过多二三千两银子,也是有饥荒打呢。”贾珍道:“正是呢,我这边都可,已没有什么外项大事,不过是一年的费用费些。我受些委屈就省些。再者年例送人请人,我把脸皮厚些,可省些也就完了。比不得那府里,这几年添了许多花钱的事,一定不可免是要花的,却又不添些银子产业。这一二年倒赔了许多,不和你们要,找谁去!”

显然,这点地租明显不够那么大体量的贾府一时之挥霍。这一段很透彻地说明了荣府“进的少,出的多”的现状。

《红楼梦》中贾府经济衰败的细节暗示有哪些?

二是被迫典当,拆东补西。

贾琏因“又要送南安府里的礼,又要预备娘娘的重阳节礼,还有几家红白大礼,至少还得三二千两银子用,一时难去支借”而求鸳鸯,打算把贾母金银家伙偷运出一箱来,押点银子渡渡难关。与先前的大手大脚相比,如今的三二千银子的花项就手足无措,可见入不敷出的经济状况确实十分严重了。

三是卖出变现,疲于应付。

卖出不用的东西变现,似乎成了贾府缓解入不敷出的唯一手段。贾母生日,王夫人因手底没钱,只好把没要紧的铜锡家伙卖了三百银子;凤姐卖了一个金自鸣钟换了五百六十两银子支撑了半个月。

以上这些细节都是贾府衰败的具体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