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红高粱》而不是《平凡的世界》?

简单来讲,《红高粱》的故事,外国人能看懂,而《平凡的世界》外国人很难看懂。

为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红高粱》而不是《平凡的世界》?

《红高粱》和《平凡的世界》写的是不同时代的故事

《红高梁》写的是抗日战争时期的故事,这段时间,国外也处在二战阶段,对那段历史,哪个国家的历史课中都会有涉及,大家不陌生,中国人的抗日史应该也在其中。可《平凡的世界》写的是解放后,确切地说是文革后期到90年代初期的故事,这段时间,中国曾处于封闭状态一阵子,改革开放后,外国人对中国的了解多了,但这种了解更多来自官方,而非民间,即便有中西民间文化交流,也不可能细到黄土高原一个村落,一个县城,这么陌生的环境,《平凡的世界》又有那么多的群像描写,外国人能看懂这本小说的应该不多,中奖的几率自然小。

至于,路遥去世,而莫言健在,这也是个原因,但路遥不去世,《平凡的世界》真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吗?答案是未必。如果真拿路遥作品去评,《人生》获奖的概率都比《平凡的世界》高。

《红高梁》写的是张扬的人性,而《平凡的世界》刻画的是平凡的人生,冲击力差距太大

两部小说,都是好作品,也都百读不厌,要单论喜欢,可能《平凡的世界》更胜一筹,但提到冲击力,还要推《红高梁》。一望无际的高梁地,光着脊梁的轿夫,一身红装的新娘,满是黄土的乡间小道,画面感不能再强。《平凡的世界》也有画面,泥泞的县高中操场,满脸菜色的同学,雨和雪夹杂的天气,同样是画面,《平凡的世界》就没有那种直达心灵的震撼,只能勾起读者内心隐隐的感伤,所有的环境都是烘托人物,《红高梁》从画面就能感受到人物对自由、对爱情、对生活的那种无比的热烈;而《平凡的世界》,从双水村的小河到沟沟壑壑,感受到的是人们对光景、对婚姻、对未来沉重的期盼。

为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红高粱》而不是《平凡的世界》?

张扬的人性,自由的爱情,在《红高梁》里体现得淋漓尽致,“我爷爷”、“我奶奶”内心深处的欲望、挣扎,在高梁地的野合中,把人性和大地的绿和红糅在一起。少平守在内心一隅的小心翼翼的爱情,金波爱而不得的失落,少安迫于现实的婚姻,润叶屈从于人情的选择,写的都是人性的克,看着揪心,那种无法冲破世俗樊篱的委屈,让读者有一种感同身受的压抑。

为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红高粱》而不是《平凡的世界》?

《红高梁》是一个人黎明前站在海边大声呼喊,而《平凡的世界》则是一个人在月光下,坐在海边无声哭泣,一个感情向外,一个感情向内。同民族,同文化还理解,但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理解起来就有差别。

电影《红高梁》对小说的助推功不可没

《红高梁》拍成电影后,捧红了三个人,导演张艺谋、演员姜文和巩俐,1988年,这种题材的电影在国外还很少见,但《红高梁》得了好几个国外电影节大奖,其中柏林电影节的影响力最大。

1988年,“第3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红高粱》。

1988年,“第5届津巴布韦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红高粱》。

1988年,“第5届津巴布韦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张艺谋 。

1988年,“第5届津巴布韦国际电影节”,故事片真实新颖奖:《红高粱》。

1988年,“第25届悉尼国际电影节”,电影评论奖:《红高粱》。

1988年,“摩洛哥第一届马拉什国际电影电视节”,导演大阿特拉斯金奖:《红高粱》。

1989年,“第十六届布鲁塞尔国际电影节广播电台听众评委会”,最佳影片奖:《红高粱》。

1989年,“法国第五届蒙彼利埃国际电影节”,银熊猫奖:《红高粱》。

1990年,“民主德国电影家协会年度奖”《红高粱》获奖。

1990年,“古巴年度发行电影评奖十部最佳故事片之一”《红高粱》获奖。

电影《红高梁》在国际上的知名度非其他电影可比,电影火了自然带动小说。

诺贝尔文学奖只是衡量一个作家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中国作家的作品,肯定是中国人最懂,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不一定比没获得的好,获得的只能说明,某部作品跨越了文化障碍,得到了其他文化的认同,但植根于本民族文化的作品一样值得推崇。

为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红高粱》而不是《平凡的世界》?

不只文学界,其他行业也有一种奇怪的风气,不管什么产品,只要在国外获奖,一定好过没在国外获过奖的,这些都是认识偏差,民族文化不自信的表现。

《红高梁》热烈奔放,《平凡的世界》朴实动人,各有各的好,诺奖是一个肯定,但不能绝对。


莫言的作品跟路遥的就不在一个档次,诺贝尔文学奖带着浓重的政治色彩,是西方打压中国的一种手段!红高粱看了一遍就扔了,后来当废品卖了,而平凡的世界看了五遍了,每看一遍就热血沸腾一次,至今仍珍藏着:那是一种民族精神


就事论事吧。先来看看诺贝尔文学奖的实质是什么。

上世纪六十年代,诺贝尔文学奖评给前苏联作家肖洛霍夫后,一位评委接受记者采访时,公开说:肖洛霍夫和托尔斯泰一样,都不是伟大的作家,评奖给他是出于政治原因;评给帕斯杰尔纳克也是同样的原因。

从冷战时期开始,诺贝尔文学奖就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前苏联的三个作家,帕斯杰尔纳克、肖洛霍夫、索尔仁尼琴,都是出于政治原因的获奖者。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政治原因。但是,现在的国际形势与冷战时期已经有了截然不同,文学的政治功能已经大大降低了,自身的轰动效应也基本丧失;即使莫言获得了诺奖,作品也没有畅销到洛阳纸贵,社会的反应依然是非常的冷淡。

在一个高度信息化的时代,人的精神需要已经不是通过信息量有限的文学作品了,而是各种形式的网络文章,自我意识的自由表达也可以通过网络实现。因此,传统的小说越来越被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影视形式的综合艺术的盛行。

试图以莫言获诺奖的方式,间接地引导中国的文学潮流并通过文学潮流引导社会潮流,是根本无法实现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那些五六时代的作家试图以自己的小说进行说教时,年轻的一代已经在网络上发表了大量来自自己生活的小说,一个写手取代作家的时代已经悄然来临。

因此,国内对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重要性就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或许,只有那些所谓的专业作家还有着诺奖情结,年轻的一代对诺奖几乎是视而不见。

萨特是公开拒绝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他在接受法国电视二台的采访时说:我的作品为什么要五十几个糊里糊涂的老头子加冕,他们真的看懂我的作品了吗?

或许,萨特讲的是真话。


现在是人云亦云,某些人或着某个大学认为《平凡的世界》好,结果都说好。路遥《平凡的世界》虽写了中国变改时代,但只写了承包责任制前后几年的事情,获茅盾文学奖众望所归,如果说《平凡的世界》代表中国最高水平的文学作品有点夸张了。1949年以前的不提,建国之后同时写中国变革时代我认为不如浩然的《艳阳天》(不评论,自己看去),读了新潮澎湃;论写作功底和写作技巧及故事性不如陈忠实的《白鹿原》(不评论,希望看原著)。而且路遥《平凡的世界》最后有点消极悲观,给人感觉要以现实为主,不要挑战命运了,其它的都是梦想。青春美丽的田晓霞死了,生活刚刚好转的贺秀莲得肺癌了,重满激情的孙少平也回到大亚湾煤矿与他的寡妇师娘结婚过日子了,对爱情执着的田润叶也与双腿锯掉的李向前生孩子了,金波到了青海农场没有找到当年心爱的姑娘回到邮政局上班了,那田福军呢?路遥也没有忘掉他——因为“西服事件”挨了处分了。

所以感觉读了《平凡的世界》没有给人积极向上感觉而要以现实为主,是在搞不明白为何把这本书捧的这么高?


首先得纠正题主两个错误,第一,莫言获得诺贝尔奖的,是小说《蛙》;第二,莫言没有写过《红高粱》,而是《红高粱家族》。

电影《红高粱》是根据莫言小说《红高粱家族》改编之后拍摄的,这部电影成就了导演张艺谋,也成就了巩俐。因为获得国际大奖,小说原著才得以受到关注,并被翻译成多种文字推向世界。莫言也因此受到西方文艺评论界的关注,所以,某种程度上,电影《红高粱》也成就了莫言。

莫言的《蛙》,比《红高粱》更有艺术成就。可能在我们看来,这也不过是在揭中国一代人苦难的伤疤,但是,西方文艺评论家对这样的内容感到非常吃惊。当然,小说写得非常精彩,无论是语言架构还是其他,都代表了莫言小说的最高成就,获奖也就有其必然因素。

再说一下《平凡的世界》。这是路遥的呕心烈血之作,代表了他的最高成就。但是,可能因为西方对中国“伤痕文学”已经失去了兴趣,并不看好。有人因此愤愤不平,要知道,诺贝尔奖的评委可能和我们普通人或者是东方人还是有区别的。

有时候不得不相信运气一说。中国那么多的作家,莫言是第一个获得世界最高文学奖的,其他的作家,要么因为翻译原因,或作家早逝,或其他因素,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或无缘。

曾有人开玩笑说,莫言将母亲的坟迁过之后,第二年就获得诺贝尔奖了,他家祖坟冒青烟了。

为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红高粱》而不是《平凡的世界》?

为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红高粱》而不是《平凡的世界》?

为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红高粱》而不是《平凡的世界》?


这很清楚,因为诺贝尔奖是西方人评的,西方人看不起中国人,而莫言的小说《红高梁》正好写的是中国农民的低俗、下溅、自私,丑陋等,这正中西方人之怀,当然就拿奖了。不过笔者还是要纠正的是,莫言获诺贝尔奖的作品不是《红高粱》,是另外一篇丑化中国人的作品《蛙》。


一部文学作品是速朽还是不朽,这不是获得什么奖能决定的。诺贝尔奖也不例外。而一部作品的生命力的长短,也不决定于它受“时代”的追捧。而是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我们自己的许多获奖的文学作品,几乎都随着时代的变迁而被尘封。到现在几乎都无人问津。如长篇小说《艳阳天》,《暴风骤雨》《李志成》。而真正有生命的作品,它产生的时候,多数是不受“时代”待见的。甚至遭到被“时代”的打压或排挤,如《水浒传》在当时是被列为禁书。而鲁迅的《阿Q正传》,曾招至许多的骂声。就因为水浒传揭露了官场黑暗,阿Q正传批露人性的丑陋。人说,文学作品应该歌颂真善美,批判假丑恶。其实这是自相矛盾的。因为真的东西往往是丑恶的东西,善的东西往往是伪善,美的东西只是表面,其骨子里奇毒无比。比如,鲜花是美丽的、但许多鲜花散发出来的香味包涵着毒素。人们只知道,森林里幽静,清凉,美丽的。但是,森林中有毒蛇、猛兽,危机四伏,暗藏杀机。这就是真实的现实世界。真实的现实是永远存在的,而假的东西是不会永存的。谁要把假的说是成真的,那是在自欺欺人。小时候常听人这世上有鬼。而事实是,说有鬼的人和信有鬼的人都没有见过鬼。同样,人们追求完美的事物,说天上有仙女。而事实是,就是长的十分完美的美女,其大多数都是内外不合,徒有其表。世上真实的东西,都是不完美的。所以人们要追求真善美。有这种理想和向往是可以的。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而为了掩饰现实的骨感,往往用理想来包装。而包装现实的作品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而诺贝尔奖的获奖作品,几乎都是真的,丑的,痛苦的,悲惨,悲哀,悲愤的!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是《蛙》,而不是《红高梁》。


我是这样想的,无论是莫言的蛙,红高粱,还是丰乳肥臀,还有路遥的人生,平凡的世界。都是中国写作的巅峰,包括围城等等中国作家的文学作品不胜枚举!我们不能以获得诺贝尔奖文学奖来评论,那你还可以问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应该获得什么奖呢?中国的文学作品不是任何一个奖项可以评论的。中国的文学作品她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精华,代表了中华民族的智慧。立世界文化之林而独秀。不要以一篇文章获得了奖项,来对比另一个作品。每一篇都有独特的观点和魅力,有一句警句,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就是这个道理。好好读书吧!

为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红高粱》而不是《平凡的世界》?

为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红高粱》而不是《平凡的世界》?

为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是《红高粱》而不是《平凡的世界》?


我们一定要认清这样一个事实,西方主导的诺贝尔奖中的文学奖丶经济学奖,具有十分明确的阶级性丶倾向性。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的设立的文学奖,是为资本主义服务的,不可能为社会主义的文学叫好给于奖励,《平凡的世界》不能得奖,这还有什么奇怪的。但是丑化社会主义的丶歪曲其进步性的丶污蔑其领导力量的,这一类的文学作品西方是十分欣赏的。简而言之,文学奖丶经济学奖不象自然科学奖那样,有一个”真理丶唯一标准”,而是按照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形态去评选文学作品,结果还需要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