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的“空心现象”,产生一大批留守妇女,她们心里最害怕什么?

留守妇女太难了,如果有来生,我不愿做女人,更不愿做独自留守在家的女人,这是留守妇女兰兰经常说起的一句话。

兰兰今年25岁,21岁就结了婚,虽然出生在农村,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但兰兰出落的亭亭玉立,长得非常漂亮,干活利索,里里外外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兰兰的丈夫叫刘兵,两人婚后生下一个儿子,今年3岁,正是需要照顾的时候,婚后,刘兵便外出打工,留下兰兰在家照顾年迈的父母和儿子。

虽然在农村,但现在村里种地的人不多,兰兰家也只有一片菜园,平时没什么农活。为了补贴家用,她就到村里的社区工厂去上班。社区工厂主要给毛绒玩具做一些配件和饰品,工资不高,但离家很近,方便照顾老人和小孩。因为兰兰年轻漂亮,刘兵又不在身边,村里许多的老光棍、老男人都对她垂涎三尺,时不时地进行各种语言挑逗,但想到家庭的不易,兰兰对这些很反感,一直都冷漠以对。

农村的“空心现象”,产生一大批留守妇女,她们心里最害怕什么?

这一年,快到过年的时候,在外打工的年轻人纷纷回家了,刘兵也不例外,兰兰很高兴,小夫妻有一年没见面了,当然是久别胜新婚了。回家的刘兵,却是两手空空,他告诉兰兰,这一年来在外面很不好混,换了好几份工作,最后还被老板骗了,一分钱也没有挣到手。兰兰有点不相信,但还是忍住了,没钱就少花点嘛,她还安慰起了刘兵。

过了年,刘兵又着急着要出去打工了,兰兰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在外照顾好自己,多赚点钱回来,孩子越来越大了,父母也越来越老了,哪里哪里都要钱。刘兵信誓旦旦地答应着走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日子平淡而安静,兰兰仍然在家里照顾老人、孩子,在社区工厂做工,生理的空虚,长夜的寂寞,那些男人们的挑逗,兰兰都在忍受着。

直到有一天,传了一个让她错愕的消息,刘兵在外打工时被人打成重伤,正在医院治疗。她一时都懵了,好好地在外面打工,怎么会被人打了。

原来,刘兵在外面打工这几年,和一个已婚女人组成了“临时夫妻”,两个人经常出双入对,刘兵负责日常的房租、伙食,还要给那个女人买礼物、买衣服,所以一年到头,根本存不了什么钱,两个人就这样,像夫妻一样,过了很久。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最近,那个女人的丈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到了这个消息,突然带人赶到了他们打工的地方,在出租房里当场抓住了他们,刘兵少不了被一顿胖揍,那个男人下手狠,刘兵腿都快被打断了,那个男人还威胁他要20万的补偿。

农村的“空心现象”,产生一大批留守妇女,她们心里最害怕什么?

得知真相的兰兰突然觉得自己好傻,为了这个家,自己辛苦操持、省吃俭用,长期忍受生理的煎熬,而自己的男人却在外寻欢作乐,和别人出双入对,兰兰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她说以后要活出自我,为这样的男人牺牲不值得。


从古至今都是如此,男人在外创业养家糊口。

女人者在家相夫教子孝顺公婆

女人心里最怕的是男人不顾家


害怕她们的男人是“老陝放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