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唐太宗的时候,手下将领过分优秀,不灭一两个国家都不好意思出门。可是周围小国家就那么多,于是乎有人把目光看向了西域。

西域这地方,小国林立,各路将领们流了一地哈喇子,都打算前去建功立业。最终以侯君集作为首脑,带兵灭了高昌国。吓得其他小国瑟瑟发抖,一不小心疏勒国和于阗国就这么归顺唐朝了。

西域诸国被灭了以后,唐朝恢复了两汉时期对西域的统治。唐太宗那叫一个高兴啊,可惜唐高宗时期,吐蕃也想来分一杯羹,在唐朝手里抢走了西域。

武则天为了给丈夫唐高宗出口气,于是发兵从吐蕃手里夺回了西域的控制权。一直到唐玄宗时期,唐朝对西域都有实际控制权,甚至在这里设立了安西都护府。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一、安西铁军便是安西都护府的遗留产物。

早在唐太宗时期,就已经设立了安西都护府,不过由于唐朝内部总是在搞事情,而吐蕃又在那儿蠢蠢欲动,所以安西都护府对西域的控制权时有时无。

到了武则天时期才稍微正常了一些,唐玄宗时期,安西都护府有四镇兵马,多达10万人的兵力。统辖范围除了天山南北以外,甚至到了葱岭、波斯边境。

吐蕃心里很不爽啊,一直没机会从唐朝手里拿到西域控制权。等到唐朝安史之乱爆发以后,他们终于有了机会。

当时唐玄宗没办法控制局面,于是抽调了大量安西都护府的驻军前来内地平叛。正在打盹的吐蕃一下子来了精神,这么一来西域不就空虚了嘛!

于是乎吐蕃嘿嘿一笑以后,果断占领了河西走廊,切断了安西都护府和唐朝内部的联络。此后更是攻陷了安西四镇中的三镇,只留下了一镇兵马。

这剩下的一镇在龟兹城,也就是后来大家所称的安西铁军。这支军队与回纥大军合作,多次击败过吐蕃的进攻,所以留下了安西铁军的称号。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二、唐朝自身难保,自然管不了安西都护府的情况了。

安史之乱爆发的时候,唐朝从安西都护府那儿抽调了大部分兵力回来。等到安史之乱平定以后,他们忽然发现,前往安西都护府的路,被老邻居吐蕃给切断了。

这事儿整的真让人不爽,但是你还别不服气。吐蕃不光占了河西走廊,还跑来把长安给占了,在里面吃喝玩乐长达半个月的时间。

在这种情况下,郭子仪的侄子郭昕担任安西都护,可谓是压力山大。好在同时还有北庭都护李元忠跟他报团取暖。这两位就好像是被唐朝遗弃的孩子一样,即使得到唐朝的嘉奖,也没有任何实际帮助。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为了自保,郭昕和李元忠只好向回纥、沙陀等集团寻求帮助。于是他们结成了联盟,多次击败了吐蕃,这才保证了安西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的存在。

唐德宗贞元六年,北庭都护府被吐蕃攻灭,自此安西都护府就彻底跟唐朝断了联系。可以说存亡与否,唐朝都一概不知。其实当时的唐朝皇帝也不想知道,因为他面临的其他问题更加尖锐,一方面是各路节度使有独立的念头,另一方面吐蕃、回纥给的压力都不小。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三、夹缝中生存,安西铁军不简单。

回纥人的帮助并不是无偿的,北庭都护府就是在回纥的高压之下,才会被吐蕃给征服了。这个时候的郭昕即使投降了吐蕃,其实也没人会骂他,毕竟孤军一支,想要在西域存活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你别说,郭昕作为郭子仪的侄子,战斗精神还是很强大的。不过郭昕和他所带领的安西铁军,最终消失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在什么时候被消灭的。

郭昕为了生存,在一段时间内,曾经臣服于回纥。安西铁军在回纥汗国的身份,应该是相对独立的,因为就目前的考古发现,安西铁军内部自己铸造钱币,自己屯田养活自己,几乎处于独立状态。他们甚至依旧打着唐朝的旗号,一直到灭亡。

唐朝已经放弃了他们,而唯一的联系通道北庭都护府也投降了吐蕃。在这种情况下,安西铁军依旧能够保持独立,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敬佩的事情。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四、关于结局,至今依旧是个谜。

安西铁军的结局如何?目前来看,还没有人敢盖棺定论,需要进一步的考古发现才行。有人说在唐宪宗时期,也就是在公元808年左右,安西铁军宣布灭亡。因为他们正式加入了回纥汗国。

也有人说安西铁军一直保持着相对独立,在公元840年左右,伴随着回纥汗国的分崩离析,他们也选择了独立。安西铁军在这个时候取消了唐朝的旗号,在龟兹城重建了龟兹国。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总结:安西铁军的灵魂人物郭昕。

在独自对抗吐蕃大军的时候,安西铁军的意志力时刻都有动摇的时候。为此灵魂人物非常重要,很显然郭昕就是他们的灵魂人物。

作为郭子仪的侄子,他没有给老郭丢人。当时他带领孤军镇守西域,为了生存下去,选择屯田铸钱。

如今出土的钱币中,有大唐建中的字样。其中大唐指的当然是唐朝,而建中指的则是唐德宗李适的年号。

唐德宗李适曾经加封郭昕为武威郡王,所以郭昕对唐王朝感恩戴德,时刻告诉自己的士兵,大家是唐朝人。

关于郭昕的结局,其实史料也没有给出交代。因为吐蕃在公元808年,发起最后一次大规模进攻后,郭昕这个人就消失在历史上了。

一方面安西铁军和唐朝彻底失去了联系,另一方面安西铁军此时已经白发苍苍,被称为白头唐军,几乎全军覆没。所以郭昕在这个时候阵亡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参考资料:《新唐书》


安西铁军是对唐朝安西都护府边军的称呼,这是因为唐朝末代安西大都护郭昕在内外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率领安西都护府军队誓死守卫大唐边关国土,最终全军上至大都护郭昕下至小兵无一投降几乎全部阵亡,所以安西都护府的军队被称为安西铁军。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安西都护府创立于唐太宗贞观十四年(640年),唐初名将侯君集共灭高昌古国,唐太宗设立西州都护府,同年唐太宗撤西州都护府改在交河城(现今新疆吐鲁番)设置安西都护府,自此安西都护府成为唐朝重要的边关重镇。

后来唐太宗李世民在征服高昌之后,又陆续剿灭了焉耆、龟兹、疏勒、于阗等二十余个西域国家,唐朝设安西四镇,将安西都护府升级为安西大都护府,治所在龟兹(现今新疆库车一带)。后来武则天统治时期长安二年(702年),武则天又在庭州(现今新疆昌吉)设立北庭大都护府,此后安西大都护府和北庭大都护府以天山为界分治西域南北各地。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唐朝国力鼎盛之时,在安西和北庭等西域地区驻扎有重军,驻扎的都是大唐精锐部队,这些军队在当时对于西域、中亚诸国而言,犹如天兵天将,有无上不可侵犯之威严,因惧而降之城邦部族不计其数,因敬而投之城邦部族数不胜数。

可以说安西都护府自创立以来,就是震慑西域的大唐边军精锐,威名赫赫,不过真正让安西都护府边军肃然起敬的还是末代大都护郭昕所率领的白头兵孤守边关四十余年的感人传奇。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唐朝自“安史之乱”后国力日益衰退,当初为了平定“安史之乱”,唐朝被迫从安西都护府等西域边关抽调回了大量精锐部队,在唐朝国力鼎盛之时,安西都护府曾经驻军达十余万人,而“安史之乱”后安西都护府驻军最多不过两三万人,实力比之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而此时唐朝的邻国吐蕃国日益强盛,吐蕃趁着大唐国力受损,对边关的掌控日益乏力,于是开始不断派兵遣将入侵大唐西部边疆。

在这种情况下,唐代宗永泰二年(766年)再造大唐的名将郭子仪上书请朝廷派遣大将巡视安抚安西等边关重镇,于是唐代宗命当时的左武卫大将军郭昕出使巡抚安西都护府等重镇。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郭昕正是名将郭子仪的亲侄子,他的父亲郭子云是郭子仪同母亲弟弟。按照正常官场规则来说郭昕作为将门之后,应该是去边关镀金,回来之后肯定要加官进爵,但是郭子仪并没有让侄子再回来。

因为郭子仪十分清楚此刻的大唐边境已经被吐蕃蚕食得非常厉害,边关需要一位像侄子郭昕这样有毅力有勇气的统帅,所以这场本是临时出差巡抚边关的任务到后来却让郭昕被任命为安西都护府大都护。

郭昕接手安西都护府时驻军不过三万人,此时的大唐已不再有着当年的赫赫声威,安西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都在面临着吐蕃国和大食国(阿拉伯帝国)的侵扰蚕食。

郭昕到任并没有能改变当时的地区局势,他到任后不久,吐蕃国就看准唐朝无力维护河西走廊,于是吐蕃国派兵趁大唐河西走廊驻军薄弱攻占了河西走廊,截断了唐朝政府对安西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的掌控,自此安西和北庭彻底与唐朝首都长安失去了联系。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当时安西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的唐军基本上算是被吐蕃国围困成了孤军,在与唐朝中央政府失去联系,没有唐朝中央政府的支援下,安西都护府大都护郭昕和北庭都护府大都护曹令忠依然坚奉大唐为正统,为大唐坚守西域边关。

郭昕与曹令忠在困守之际,一直坚持派人企图穿越吐蕃的封锁前往长安与唐朝中央政府取得联系。唐德宗建中二年(781年),郭昕与曹令忠派出的人马通过绕路回纥终于突破吐蕃的封锁抵达长安,向唐朝皇帝唐德宗陈述了安西与北庭两地唐军铁血坚守西域的壮烈事迹。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在河西走廊被占之后,唐朝基本已经被切断了与西域的联系,唐朝政府一直都认为安西和北庭两大都护府已经沦陷,那里的将士们都成了烈士,直到此时才知道原来安西和北庭一直都还在唐朝掌控之中,这一下感动的唐德宗和满朝文武大臣痛哭流涕。

当即唐德宗加封郭昕为武威郡王,赐曹令忠国姓为李,并赐名李元忠,加宁塞郡王。可以说唐德宗给郭昕和李元忠的荣誉地位很高。

但是并没有任何作用,这只是精神奖励,唐朝此时国力匮乏,又有宦官乱政,根本无力收复河西走廊,打通不了河西走廊也就没法对安西和北庭进行实质性的物质武器援助,所以即便封郭昕和李元忠为郡王,又将安西和北庭的军官全部都升职,但实际上也只算是精神奖励而已,让两地将士乐呵一下完事。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可以说此次与长安取得联系也彻底让郭昕和李元忠对朝廷支援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不过好在他们知道了此时大唐的年号是建中,于是郭昕决意自己率领军队屯田并铸造钱币自给自足。在现今新疆阿克苏地区出土的大唐建中钱就能想象到当时郭昕率领军队屯田铸钱的情况。

在这种自给自足的情况下,安西和北庭依旧替大唐坚守着边关,后来李元忠在坚守的岁月中去世,他的部将杨袭古被推举为大都护,不过很快吐蕃国就对北庭都护府发起了进攻。

安西和北庭两地驻军能始终以大唐的名义与吐蕃在西域对峙,主要就是取得了回纥的支持,除了唐军自给自足之外,回纥也经常与唐军进行贸易,因此才能确保唐军在西域正常的运转。

唐德宗贞元五年(789年)吐蕃对北庭都护府发起进攻,唐军自然是向回纥求援,吐蕃此次是有备而来,它联合很多西域部落共同对唐军发起进攻,大唐与回纥联军被筹备多年的吐蕃国打败。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贞元七年(791年)杨袭古在溃败之后打算纠结残兵逃往安西都护府的西州,结果在逃跑过程中被回纥临阵反戈,回纥大相颉于迦斯诱杀杨袭古与吐蕃求和,至此北庭彻底失守,北庭所在唐军基本全军覆没,大都护杨袭古被盟友颉于迦斯诱杀也标志着北庭都护府彻底沦陷。

北庭都护府彻底沦陷,使得安西都护府更加陷入孤立无援之境,此时郭昕面临的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坚守,但最终可能就是死路一条,二则是放弃安西都护府,向吐蕃投降。

郭昕毅然地选择了继续坚守安西都护府,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郭昕又继续坚守了安西都护府近十八年。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关于安西都护府何时陷落史书上没有记载,不过根据近现代学者推断,安西都护府大概在公元808年前后被吐蕃国攻陷。

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年)安西都护府迎来了自唐太宗时期设立以来最惨烈的一战,吐蕃国对安西都护府驻地龟兹城发起最后总攻。

青壮年就出镇边关的郭昕此时已是白发苍苍,从唐代宗时期出镇安西都护府,此时郭昕已经镇守边关四十多年,历经唐代宗、唐德宗、唐顺宗、唐宪宗四代帝王,而当初跟郭昕一同出镇塞外的唐军也大多是白头老兵了。

唐朝自唐德宗时期开启军阀割据局面之后就已经放弃西域的掌控,但是这些替大唐驻守边关的老兵们没有放弃边境,郭昕、李元忠、杨袭古他们没有放弃,依然为扬大唐国威坚守在这绝境之中。

唐朝安西铁军是怎样的存在?他们真的是孤军守边四十余年吗?

最终安西都护府自末代大都护郭昕至所有士兵基本都以身殉国,他们用热血捍卫了大唐安西都护府最后的荣光也是大唐军事史上最后的荣光。从此安西都护府彻底从唐朝的政治中消失,自唐太宗贞观十四年(640年)到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年),安西都护府存在168年。

写在最后

从公元766年郭昕率军出任安西大都护到808年前后安西都护府被吐蕃国攻陷,郭昕及其所部将士孤军坚守安西都护府长达四十二年时间,因此郭昕也被后世称为“铁血郡王”,而他所统率的白头唐军也被称为“安西铁军”。

安西都护府的存在就是唐朝在鼎盛时期为了加强对西域和中亚地区的掌控而设立的军事机构,当唐朝国力衰退,西域和中亚地区不再臣服于它,随之而来就是它的消亡,只不过安西都护府的最后消亡在郭昕的带领下被演绎得可歌可泣。

现今出土的大唐建中钱仿佛就是安西铁军向后人诉说着他们的故事,一枚小小的钱币却缩影了一千多年前数以万计的白发唐兵四十二年铁血护国的凄然身影!

最后以唐朝诗人戴叔伦的《塞上曲》来缅怀一下一千多年前的安西铁军:

汉家旌帜满阴山,不遣胡儿匹马还。

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参考资料:《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

小岛知风拙见

欢迎四海八方的朋友关注和点评!


唐朝鼎盛时期,在西域连续剿灭了焉耆、龟兹、疏勒、于阗等二十多个,并设有安西和北庭两大都护府,统辖天山南北,并驻有大批军队,将西域牢牢地控制在大唐手中。

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后,唐肃宗在灵武即位,从包括河西、西域等的西北地区抽调了大量边军进入中原勤王平叛,大批驻守西域的也在抽调之中。虽然边兵对平定安史之乱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却大大削弱了唐朝中央政府对西域的控制。

河西驻军被调走后,对河西走廊觊觎已久的吐蕃趁势出兵,占领了河西走廊,使得留在西域的大唐军队直接失去了与大唐本土的联系。吐蕃则以河西走廊为基地,一步一步地蚕食大唐在西域的地盘。最终,唐军能控制的只剩下安西四镇和北庭等少数据点,而率军驻守安西的就是郭子仪的侄子,被后人尊称为铁血郡王的郭昕。面对着吐蕃的强大势力,尽管已经没有了朝廷的消息,但守军在郭昕的带领下人,仍然顽强地战斗,保持着大唐的尊严。

在此期间,郭昕不断地派人向长安进发,试图与大唐中央政府取得联系。十六年后,终于有信使冲破重重阻碍到达长安,再次与中央政府取得联系,此时,已是唐德宗时期。唐德宗得知这么多年来,原来大唐在西域一直还有块飞地,对驻军舍身报国的精神大为感动,于是拜郭昕为安西大都护、安西四镇节度使,加封武威郡王。但此时的大唐,刚刚从安史之乱中恢复过来,内部有藩镇割据,外部与吐蕃连年作战,对西域驻军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除了精神鼓励,根本无法提供任何物质支持。无奈之下,郭昕只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787年,大唐与回纥结盟,吐蕃在西域的扩张受阻,西域的驻军面临的形势有所好转。但好景不长,回纥衰落后,吐蕃重在西域采取攻势。790年,北庭都护府陷落,大唐在西域只剩下郭昕的一支孤军。808年,大唐在西域的最后一个据点龟兹遭到吐蕃的围攻,郭昕率领一群白发苍苍、坚守安西近半个世纪的老兵,与吐蕃展开了最后的生死决战。这场战斗的结局是注定的,大唐守军全军覆没,从此之后,西域便脱离了中原政权的控制,直到清朝乾隆皇帝才再次收复这片中华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