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素有“首都南大门”之称的河北保定,通过响应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通过不断地发展经济,全面抢抓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雄安新区规划建设重大历史机遇,大力实施“协同发展、创新驱动、环境支撑”三大主体战略,打好“城市做大、产业做强、生态做美、民生做富”四场硬仗,不断提升与京津协同发展的“引力”。主动与京津对接,加快与京津和雄安新区的统筹发展、协调发展、错位发展、融合发展、一体化发展。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据悉,在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河北省省委书记曾到保定南的深泽、蠡县、博野、安国亲自视察工作,视察中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不断提高贯彻新发展理念的能力和水平,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主动融入协同发展大局,提升县域经济发展实力,以经济社会发展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从这就可以看出,省委省政府对保定南边几个县的高度重视,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同时,也给这几个县提供了非常多的机遇。因此保定的南边的几个县要要坚持绿色发展,完善基础设施,不断地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引进各类适于当地发展的好项目,发挥当地的优势产业,培育龙头企业,打造当地区域特色品牌,全面提升城市品质,全力服务支持雄安新区规划建设,搞好整体谋划,主动对接融入,借助辐射带动,推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有更好的发展。


保定南三县就是安国市、博野县、蠡县,共包括两个县和一个县级市组成,由于这三县全部位于保定南部,所以人们习惯称呼这一地区为南三县。由于这三县发展落后,又被老百姓戏称为“难三县”。

但实际上从真正的地理位置角度上来说,南三县应该是包括定州市的,但从人文角度看,人们习惯中的保定南三县地区并不包括定州市。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保定南三县中的安国市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人们戏称为三无县级市,也就是无高速、无火车、无国道,直到2018年在曲港高速修通后安国市在河北全省县级市交通情况中的尴尬终于得到缓解。但直至目前,安国市交通情况在河北省县级市中依然是最滞后的一批。

当然,河北省的全面规划中安国很快就会通了铁路,雄石城际铁路将在安国设站,届时到2023年左右安国摆脱没有铁路的尴尬困境。但要注意的是安国虽然在2023年将有高铁站,但在2025年之前并没有规划在安国的普通火车站。也就是说安国就算具备了高铁站和高速公路,在没有普通火车站的情况下也并不可能成为交通枢纽。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除了安国之外,保定南部三县的其他二县我就不单独列出来分析了,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好分析的。

但是从大环境来看,南三县现在是难上加难!

首先从全国层面国家战略上来看,中央在2017年宣布成立国家级新区——雄安新区,现在的雄安成了一个行政级别高于保定的副省级新区,甚至从某种层面上来说,雄安新区这级别都要高过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正所谓千年大计!

在从河北省全省来看,河北省目前的模式是11+2,后边那个2也就是河北省的两个省直管市——定州市和辛集市。而保定南三县紧邻定州,距离辛集也不太远。所以说不论是从国家战略上和全省层面上,都不会将资源倾斜给保定南三县,也致使南三县更是难上加难。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下面我可以列出一段更直观的比较南三县ⅤS定州

保定南三县总面积总计为1400余平方公里,生产总值总计为220亿元,三县常住人口总计为115万,城区常住人口共计20余万,城市建成区面积20余平方公里,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约为20000元左右,汽车保有量共计14万余辆。

截至2018年底,定州市总面积为1270余平方公里,生产总值共计332亿元,常住人口124.4万,城区常住人口48万人,城市建成区面积48平方公里,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6000元,汽车保留量共计18万余辆。

根据综合比较,除南三县总面积大于定州外,其余均落后于定州。特别是在生产总值、建成区、人均收入这三大项中,南三县大幅度落后。更不要说单独将三县中的一县单列比较。

所以说不论是在未来发展、交通情况、城市基建、经济水平、人均收入这几大项中,保定南三县都占不到一点优势。所以我认为南三县的发展机遇不会很大。

但是安国身为我国四大药都之一,再借助京津冀一体化和雄安新区的机遇,未来保定南部三县还是由很大可能成为经济强县,摆脱困境的。

最后也希望保定南三县特别是安国市能够抓住机遇,让药都重回辉煌。

如果感觉我说的有道理的话,请点击上方红色部分关注哦。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谢邀。保定南三县,不知道具体指的是哪三县,是安国、博野和蠡县,还是高阳、蠡县和博野?因为安国是县级市,严格来说叫县不合适。但不管指的是哪三县,近期要想大发展,确实比较困难。

为什么这么说呢?从大环境看,一是三县西部的定州是省直管,二是保定行政区划调整后,清苑等保定南部的县划为区,三是近邻雄安新区的设立,直接把雄县、安新、容城推上了发展的快车道。有这三个因素的影响,对于三县几乎全是不利影响。如同雄安新区设立以后,白沟、高碑店、定兴被人们戏称为“白高兴”一样,南三县的存在感相对来说更低,因为白沟、高碑店、定兴除了近邻雄安新区外,还邻北京,多少还能接受一些辐射,而南三县,几乎没有什么奢望。

南三县面积小,总人口也不多,地处平原,缺少资源,这些都是南三县发展的劣势。但是同时,南三县也应正视现实,做好自己的发展规划,绝不能因此而自暴自弃。凡事都是两面性的,政策对于周边地域的支持固然让人眼红,但发展也决不是不均衡的。国家有着发展的通盘考虑,先发展哪里,后发展哪里,先发展固然可喜,后发展的也有后发优势存在。

从长期来看,周边的发展,恰恰是为南三县带来机遇的。南三县应该认真研究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和雄安新区带来的机遇,调整自己的发展结构和发展方向,积极融入周边地区的发展大潮。因此,即便近期有较大作为不太现实,远期发展的蓝图还是非常值得期待的。把握一点,京津冀一体化,不是单纯发展一个雄安新区,是京津冀的全面发展。


保南三县的安国博野蠡县将会迎来发展的春天。

曲港高速结束了三县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随后在今年年初,石津高速通车,安国南、博野东、蠡县都有高速出口。

一直没有高速的三个县一下迎来了两条高速公路。两条高速在博野县南杨村的南杨立交桥实现互通互交。

朔黄铁路是陕西山西内蒙古西煤东运出海的经济大动脉,安国博野蠡县都有货站设置。

石雄城际高铁已经立项,雄安、保定东、蠡县西、安国东、无极、机场、正定新区、石家庄东、栾城设有八个车站。

定沧城际铁路在2030年建成通车,届时,石家庄、定州、安国、博野、蠡县、高阳、雄安、霸州、天津,及肃宁、沧州。安博蠡将与石雄城际在博野交叉,博野将成为铁路枢纽。

保衡高速公路已经立项,保衡城际铁路也在酝酿之中。雄郑高速将经过博野南杨互通立交桥由石津高速转出南行至安平、辛集、邢台、邯郸、魏县、郑州。

交通枢纽中心的建成,安博蠡合并为地级博陵市势在必得。届时,博陵市所在地为博陵市博野镇,分别设置安国区、博野区、蠡吾区。


一个把马路当提款机的地方是发展不起来的。一个总挤兑对外人的地方是发展不起来的。

一个把过往车辆当唐僧肉的地方是发展不起来的。


博野虽小,但28万博野人民励精图治,共创未来。博野的带头人不以县小而自卑,发奋图强,共谋发展大计。我是博野人,我为博野做贡献。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保定南三县会有发展吗?


我是从高阳迁出户口的蠡县人,虽少年离家,但目睹过蠡县的辉煌,各种企业蜂涌而起,土豪如雨后春笋。但无应有规划,放任自流,各自为战。没有及时升级换代,作大作强。放弃农业发展,大片肥沃土地政作他用。不少老居民区空置。我身在千里之外,但说起籍贯是蠡县,赞声不绝,连我都感到骄傲。现在只剩下空名了。


半夏因生长的时间为半个夏天,故半夏。是中药材!


河北,男友男友石家庄,北有,北京跟天津虹吸人口。然后整个环京各地市因为有北京,人口也增加。

造成了河北其他的省市,人口流失严重。没有人口,要发展,一切枉然。保定本身发展的不是很好,属于比较一般的城市,只能发展一些比较低级的制造业。提问者问的这三个地方,不管是区位,还是资源都没有什么突出的。只能是随着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共荣辱。没什么,太大发展。


保定市都那样,还指望下面的县城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