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探》白石舟连杀数人,却让人恨不起来,只因他是一个苦命的人

双塔位于祖国的边陲,这里冬天很冷,零下三十几度的低温很是常见,双塔不大,人口也不稠密,而来这里的外地人不多,主要以本地人为主,这一天,双塔却来了几位不速之客,他们是刑警、女孩与入殓师。

1d71-77fdcea077e061e42c3307d933918d19

    原因  刑警与入殓师这两个职业,在双塔是很罕见的,那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聚在了双塔呢?案情,只有案件才能把这两个职业的人聚在一起,不过,案件是案件,可他们为之而来的原因,却各有不同,范晓媛,一个北京的普通女孩,一天,她在放学的路上被人绑架。  警方出动,没想到绑架者竟然是几个悍匪,结果,由于估计不足,警方损失惨重而劫匪得以逃脱,孩子命悬一线警方全力追击,最后的线索指向了双塔,这就是刑警出现在双塔的原因。    同时也在北京,一名退休的大学教授,他无缘无故被人杀死于家中,他的死相很惨,最后他还被人割去了舌头,而入殓师则是被害人的儿子,虽然他与父亲素来不睦,可父亲无故被害,他却也伤心欲绝。  而父亲死时的惨状,又让他恨意丛生,母亲死得早这个世上就只剩下了父亲一人,虽然他们之间有些隔阂,却怎么说也是父子,如今父亲莫名被杀,他一定要查出真相,在家里他找到一张来自于双塔的碑文,双塔,那个让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为了父亲他来到了双塔。    屠夫  劫匪、女孩、刑警、入殓师还有一个屠夫,这五个人相遇于双塔的林场,零下三十多度的林场呵气成冰,雪厚、林密、天黑,一间亮了灯火的林中小屋,而小屋里面的不是暖火而是搏杀,在一番激烈的打斗后,女孩凭着自己的机智逃了出去,可才出虎口却又遇到了屠夫。  

499f-91295c448ab485d9a4771a47f9f66d41

  白石舟他是一个屠夫,面目冷峻且不苟言笑,密林深处他在黑夜里急行,突然,他的脚下一紧,一个捕兽夹啪的一声正夹在他的腿上,他没有像平常人那样大声地哀鸣,他面无表情像看着别人的腿一样,只是蹲下身来用手把夹子掰开。  流着血的腿被拔了出来,而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痛楚,他只是不动声色地皱了下眉,女孩看着眼前这个怪人,她很害怕,可她更害怕冻死在那片树林里,男人用布条扎好腿上的伤口,继续前进,女孩一言不发地跟在男人的身后。    一个高大的身影一瘸一拐,而一个瘦小的身影亦步亦趋,很快,男人找到了雪地里的一个地窝子,他走了进去,里面虽然很是简陋,呆却挡住了外面的风雪,男人给炉子生了火,女孩坐在火炉的前面打起了瞌睡。  一夜无话,二人原本陌生的人,此时却俨然成了一对朋友,第二天绑匪找来,恰好女孩外出,而没有见到女孩的绑匪离开,不一会女孩她又返了回来,此后,她就跟定了这个高大的男人,男人看着面色深沉,可女孩却觉得他是一个好人。    二人下山来到县城,男人把女孩带回到家里,男人很细心,他为女孩准备好了热炕还有热饭,他说明天送女孩去派出所。  累坏了的女孩一觉醒来已是天明,而男人也如约地将她送往去派出所的路上,没曾想,女孩在路上又被一个瘦男人所劫持,可瘦男人不知道的是,那个高大的男人其实他根本就没有走远,结果,女孩又被男人带回到了家里,而那个瘦男人却成了男人手中的羔羊。  

c10f-c439f9bc192b5115f5bb1b202419a6a9

  瘦男人最终被男人冻死,而男人却知道了女孩被绑架来的秘密,没想到这个秘密却还与男人有着密切的联系,此时男人的心开始了发痛。  回忆  三十年前,他还是一个叫王舟的孩子,而那时的他有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父亲王双利是林场的保卫干部,姐姐比他大几岁,父亲正直、母亲善良、姐姐疼爱,那时的王舟是多么的快乐啊,家里温馨而外面的林木茂盛。  可只在一夜之间,他就失去了他所有的幸福与快乐,有三个罪恶满盈的男人,他们用残忍的手,将小王舟的幸福在一夜之间就全部的摧毁殆尽,这三个人手里拿着屠刀,他们将王舟的父亲与姐姐杀害,最后还一把火,把王舟那个曾经美好的家给烧毁了。  

ccee-be5e32c7abea0e75cf05cc9bdf579a2f

  一夜间,王舟就成了一名孤儿,他无依无靠还背负着纵火犯的骂名,他无处可去在走投无路之际,他被一个专杀牲口的屠夫所收留,从此,世上再无王舟,而多了一个白石舟。  善良的、快乐的、却也是弱小的王舟再也没有了,而残忍的、冷酷的、无情的白石舟诞生了,此后余生,白石舟的心里就只有复仇。  他锻炼着自己的身体,适应着血腥的场景,更把屠刀挥舞的出神入化,三十年了,他已经为复仇做好了全部的准备。    复仇  第一个目标,双塔的丁友利,他是那三个男人中的老二,现在的他与别人合伙开着一家狗肉店,他找到老二毫不犹豫地就杀了他,杀了丁友利后,他还不忘把老二的双眼给挖了下来。  为什么要挖去丁友利的双目呢,因为在双塔县里有个古老的碑文,而碑文上刻着惩治三个恶人的三种方法,白石舟觉得这三种方法很适用于那三个罪大恶极的人,老二除去后,他又马不停蹄地去了北京,因为在北京有三个男人中的老三。    在北京他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老三,也就是入殓师那已经退了休的父亲,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也是没有一丝的犹豫,就把周平原给杀了,杀了周平原后,他把周平原的舌头给割了下来。  因为,这三个恶人对应着的那三种惩罚的方法,割舌、挖目与砍手,三个人已经除去了二个,可第三个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踪迹,这剩下的那一个叫吴德水,当时在三人中他排老大,也是最有实力最恶毒最凶残的一个人。    三十年前,就是他下令对王家进行了灭门,可现在这个最大的恶人早成了双塔里最富的人,他常年的神龙见首不见尾,这让白石舟很头痛,他迫切地想找到他,找到他并杀了他,这样就完成他的复仇大业。  女孩,这个来自于北京被绑架的女孩,在无意间,她竟然成了白石舟找到吴德水的契机,他明白了女孩被绑架而来的原因,原来吴德水最近得了一种怪病,而这种怪病需要用换血的方法才能获救,可不幸的是,吴德水的血型却是万里也挑不出一个来的“熊猫血。”    这种血型很是稀少,全中国也没有多少人是这种血型,而这个北京的女孩恰好是那万里挑一中的一个人,为了活命,残暴地吴德水让人把孩子从千里之外的北京给绑了来。  知道了真相的白石舟很矛盾,一方面他想把孩子杀了,因为孩子死了,就相当于吴德水死了,可另一方面,他还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在他的内心深处还存在着良善,他不想滥杀无辜,更不想为了复仇而没有底线。    所以,他没有把罪恶的手伸向孩子,这也是他杀了几个人后,大家对他恨不起来的原因,因为,他本身实在算不上是一个恶人,他人性本善却被恶人严重地伤害,是痛苦让他扭曲变态了,人性本善,虽然他经历了那么多的痛苦与伤害,可他却还是保留了那份不可多得的善良,这一点真是难得可贵。  他与吴德水不同,吴德水是一个没有任何底线的彻头彻脑的坏人,为了钱财他能将一家几口说灭门就灭门,为了活命他想让谁死谁就得死,在这种人的心里,没有一点人性的良善,有的只是兽欲与狼心,所以,他才被怪病所缠绕,整日的生不如死。    《双探》这部电视剧真的有些灰暗,它让人看着心情很是沉重,可却也揭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人可作恶,多行不义必自毙,也不要欺负弱小,弱小一会一直地弱下去,而他强大的时候,就是你该低头的时刻。

© 本文版权归爱剧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源网站编辑或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