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荻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说到张学良,很多人就会想到赵四小姐,在张学良被囚禁的那么年月里,陪伴她的只有赵四小姐,他们的爱情也成了后人的谈论的经典,那么赵一荻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为什么说赵一荻可怕?今天就跟见闻坊小编来详细了解一下吧!

赵一荻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赵一荻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赵一荻,又名绮霞,乳名香笙,出生在香港,为张学良的第二任妻子,因在姐妹中排行第四(幺女),而被称赵四小姐。

其父赵庆华(字燧山),浙江兰溪人,在北洋政府时代,官至交通部次长(副部长)。

赵一荻幼年随父移居北京,就读于京城教会学校。其父被免职后,避居于天津租界。

赵一荻陪伴张学良72年,是中国现代史上颇具神秘色彩的一位女性。

在台湾幽居时期,出版有《好消息》、《新生命》、《真自由》、《大使命》、《毅荻见证集》等著作。

赵一荻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为什么说赵一荻可怕

在很多人看到,赵一荻是打着真爱的名号毁了另一个女人的一生。

“卿名凤至不一般,凤至落到凤凰山,深山古刹多梵语,别有天地非人间。”这首诗,是张学良在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之后,写给原配妻子于凤至的一封信。

这封信的背景是在1940年的春天,43岁的“东北第一夫人”于凤至被查出癌症,死神仿佛随时会来临,最终在张学良的安排下,于凤至前往美国治病。

那一年于凤至43岁,一个出生封建社会的妇道女子,不会说一句英文的中国女人,迈着沉重的步伐,踏上飞往美国的航班,眼前是满目苍夷,被日军践踏过的残羹断臂。

在远方炮火声的衬托下,于凤至显得格外美丽动人,但此时的她满腹心事,丈夫张学良被囚狱中,而她也刚被查出身患癌症,在这紧要关头,她飞走了,但不是为了逃避,而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去直面残酷的人生。

在美国的日子,于凤至过的有多苦,没有任何文献资料显示,但我们也可以猜测一二,东三省沦陷,东北张家的财富全部拱手送给了日本人,加之张学良被囚禁,到手的钱,是肯定不足以支撑她在美国生活下去的。

据悉,于凤至在美国的第一年,先后做了三次大手术,最后一次也让于凤至痛哭了数日,为防止癌细胞扩散,医生为其摘除了整个左乳,才彻底遏制住癌细胞。这一切,于凤至只能默默承受,在遥远的东方,她的丈夫还在坐牢,她的孩子还在英国读书,而她知道需要生活,需要钱…于是一个不懂英文的中国女子,开始了艰难的赚钱之旅。

再到后来,正在美国拼搏的于凤至,接到了台湾方面的离婚函,那一刻她的心情是怎样的,或许没有人能够了解,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则是张学良的情妇赵一荻。

世人皆说张学良与赵一荻演绎了凄美的爱情故事,殊不知貌美的赵一荻到底有多可怕。

赵一荻是庶出,按照当时的社会背景来说,像赵一荻这样的女人,即使长的再好看,也只能当人家的小妾,做正妻是不可能的,毕竟她是庶出。

所以赵一荻在上海一带成了社交名媛,也可以理解为在为自己寻觅老公,直到多情种子张学良的出现,并与其私奔,在当时特别是富贵家族,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极力遮掩的。然而赵一荻的父亲则登报宣布与赵一荻断绝父女关系,于是全国都知道了,东北张家公子与一个庶出女子私奔了,这件事也导致于凤至脸上无光,张家更别提了,张学良的母亲也因此不喜赵一荻。

到后来,张学良带着赵一荻进张家的门,赵一荻求于凤至,只要收留她就好,至于所谓的名分一概不要,这件事张家不好插手,最终于凤至看在张学良的面子上同意,从此之后,于凤至就以张学良秘书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

到台湾之后,赵一荻利用宋美龄,让张学良信了基督教,而基督教是不能同时拥有两个女人的,于是张学良休了于凤至,并与赵一荻完婚。

赵一荻临终之前,给自己选了一块墓地,同时在自己的墓地边上,给张学良也留了一块,于是两人葬在一起。

而张学良的原配妻子于凤至,则孤零零的一个人。

赵一荻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于凤至甘心退位

在张学良囚禁期间,于凤至无法像赵四小姐亲力亲为,她知道自己跟张学良的婚姻也开始名存实亡,1964年,于凤至终于等到了这天,她接到了张学良离婚的请求。

虽然她也爱着将军,但是在赵四小姐爱情面前,她觉得自己付出远远不够,于是她抛下自己的怨言,而是真诚写下自己祝福,回信说:“你们之间的爱情是纯洁无瑕的,堪称风尘知己。尤其是绮霞妹妹,无私地牺牲了自己的一切,任劳任怨,陪侍汉卿,真是高风亮节,世人皆碑。其实,你俩早就应该结成丝梦,我谨在异国他乡对你们的婚礼表示祝贺!”

时间让她和张学良的爱情变成了一个传奇,爱情没有对与错,所以所谓的小三上位也只是她用时间再给无数人一个交代,让她知道,爱的伟大与爱的艰辛。没有一份爱是那么轻易的,所谓一生一辈子,却是无数漫长的寂寥的岁月侵染与陪伴才换来终年的守望与回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