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教育”之殇——被“主流社会”排斥的捷克罗姆人

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频频以“人权”为由污蔑抹黑中国,而捷克这个中东欧国家为刷存在感,跳得尤其高。在10月21日的联合国大会第三届人权专门委员会视频会议上,捷克与美国等沆瀣一气,联署所谓“联合声明”,宣称“特别关注新疆局势”,无端对我进行抹黑指责。

此前,捷克就曾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署所谓“新疆人权状况联合声明”;捷克参议院也通过所谓“决议”,污蔑中国存在“侵犯人权”等问题,鼓噪捷克政府和捷克政要不出席2022年北京冬奥会。

世人皆知,人权只是美国等西方国家抹黑中国的惯用幌子,捷克如此顺承美西方,本身就是对国际公平正义的亵渎。披着“人权卫士”画皮的捷克其实有着令人不齿的丑陋与罪恶,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捷克罗姆人的悲惨遭遇。

罗姆人又被称为吉普赛人、波西米亚人或茨冈人,历史上主要在欧洲生活居住,其中生活在捷克的罗姆人是获得捷克政府认可的14个少数族群之一。捷克政府罗姆少数民族事务委员会办公室和政府少数民族委员会秘书处2020年11月联合发布《罗姆人生存状况》报告指出,当前约有26.2万罗姆人在捷克境内生活,约占捷克总人口的2.4%。

事实上,捷克罗姆族长期被边缘化,尤其在选举、教育、就业、医疗、住房等方面持续遭受不公正对待,是捷克最受歧视、最受排挤的少数族裔。捷克科学院2019年调查显示,约50%捷克民众对政府促进罗姆人融入社会的措施效果感到不满,认为改善罗姆人生存状况是1989年以来捷克社会最紧迫问题之一。

以儿童教育为例,捷克社会在此问题上对罗姆族的系统性歧视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几乎没有任何改善。

一、罗姆儿童智障率“高得不成比例”,误诊还是刻意为之?

我们先以时间为线来梳理一下捷克罗姆儿童遭受“隔离教育”的现状:

1999年,联合国特别报告员的捷克实地考察报告就已显示,有高达70%-80%的罗姆儿童被送到为残疾人开设的“特殊教育机构”,导致其受教育程度不足,难以进入正规中学,仅能进入低端技能培训学校,毕业后薪资较低,人为地增加了罗姆族融入捷克社会的难度。

2007年,欧洲人权法院就多名罗姆族学生起诉捷克政府一案作出判决,认定捷克政府把较高比例的罗姆儿童安排到较差学校、较差班级侵犯了他们的受教育权,违反了禁止歧视规定。

2010年,捷克政府开始实施所谓的“包容性国家教育行动计划”,但雷声大雨点小,捷克教育部门并未在改变罗姆儿童实际接受“隔离教育”方面取得明显进展。

2012年,时任欧洲理事会人权专员指出,捷克罗姆儿童到特殊学校接受教育的可能性是其他族群儿童的12倍之多。然而,捷克教育部门未就改变这一状况提出任何实质性措施,仅是把“特殊小学”更名为“实用小学”。2014年欧盟委员会批评捷克在教育立法和实践中歧视罗姆儿童,罗姆儿童被误诊为智障的人数“高得不成比例”。

2016年9月,捷克在多方压力下终于修订了《教育法》,允许轻度智障儿童到正规学校就读,中度和重度智障儿童继续在特殊学校接受教育。

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就此发生:被诊断为轻度智障的罗姆儿童从2016年的2631人减少至2019年的470人,但被诊断为中度智障的罗姆儿童从1683人激增到3533人。

恶法虽被修正,但结果并未改变,这些在新政下被诊断为“中度智障”的罗姆孩子依旧只能在特殊教育学校学习,进入正规小学就读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据捷克教育部统计,2018-2019学年罗姆族儿童约占捷克小学生总人数的3.7%,但却占接受特殊教育小学生总人数的29%。

面对各界长期质疑,捷克政府未做任何实质性举措,反而将“特殊小学”更名为“实用小学”,如此低劣的掩耳盗铃式的把戏哪里还有什么良知和道义可言?本该十分严谨的医学诊断结果居然能因政策调整而被大幅改动,实在让人大跌眼镜,难道罗姆族儿童的智力水平也适用“测不准原理”?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欧洲罗姆人权利中心等组织均含蓄指出:捷克有关诊断程序不规范,可能存在误判。“高得不成比例”的罗姆儿童智障率背后,究竟是误诊还是歧视心态下的刻意为之,恐怕那些捷克的政策制定者们心里最清楚。

二、教材公然歧视,偏见难以消除,教育经费不足,惨淡的受教育环境下成长的罗姆儿童能否拥有光明未来?

2005年至2012年,捷克小学二年级课本中公开纳入包含歧视罗姆人内容的课文,文章中一位母亲叮嘱女儿不要同罗姆孩子说话,因为他们“肮脏、有气味、爱偷东西”。

教材尚且如此,同学和家长们又会怎样呢?

捷克社会融合署2019年有关调查报告称,捷克学生家长对罗姆儿童普遍存在偏见,如果一个班级中罗姆儿童多于5名,该班超过一半的学生家长会考虑把自己的孩子转入其他班级,罗姆儿童遭受的是“事实隔离”和“事实孤立”。

可以想象,捷克罗姆族儿童在学校中必定处境艰难,指责比指点多、白眼比笑脸多恐怕是常态。

由于极易在学校易遭受歧视和霸凌,大量罗姆儿童不愿意上学,旷课、辍学现象较为普遍。《罗姆人生存状况报告》称,捷克罗姆学生初高中退学率分别达33%和57%,是非罗姆学生的8倍之多。

与此同时,捷克政府对罗姆儿童教育投入严重不足。

据《罗姆人生存状况报告》显示,捷克教育部2014年的罗姆人教育经费为1871.4万克朗,2017年甚至削减至1727.8万克朗,2019年才恢复至1838.1万克朗。相比之下,捷克文化部同期用于宣传罗姆文化的经费为2014年1891.5万克朗,2019年甚至升至4094.4万克朗。

教育经费不升反降,宣传经费却直接翻番,捷克罗姆儿童的前途与未来由谁来买单?

三、“隔离教育”导致恶性循环,罗姆人就业、住房、政治代表性等权利谁来保障?

捷克政府发布的《罗姆人融入战略(2015-2020年)》显示,其教育领域目标是确保15%的罗姆学生能够上中学,10%的罗姆学生能够从中学毕业。连中学毕业都几乎成为一种奢望,捷克罗姆人的受教育程度可见一斑。

“低受教育程度后遗症”导致罗姆儿童成年后缺乏追求政治、经济、文化等权利的能力和资源,形成恶性循环。捷克政府机构中罗姆人极少,议会中无罗姆人代表,罗姆人难以参与涉及自身利益的政策涉及和实施。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2019年关于捷克人权现状定期报告的结论性意见表示,对捷克罗姆人在政治生活中的代表性不足感到关切。

同时,捷克罗姆人失业人数高得不成比例,在非正规就业中的比例很高。捷克政府2014年修订的《就业法》禁止收集基于种族的统计数据,不发布罗姆人的收入和失业数据,被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批评为不透明。但据欧洲议会就业和社会事务委员会有关调查报告,捷克罗姆人失业率高达30%,远远高于捷克平均不到3%的失业率水平。

此外,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结论性意见指出,罗姆人在捷克住房市场上普遍面临歧视,面临被强迫驱逐的风险。捷克一些市政当局宣称罗姆人聚居区为“不良社会行为区”(Zones with an increased occurrence of socially undesirable phenomena),并限制该区域居民获取住房福利。约1/2的捷克罗姆人只能生活在卫生条件较差的城市边缘聚居区,形成了830多个罗姆人聚居区,同捷克主流社会形成“地域隔离”。

捷克与美国勾联挑事,妄图充当颐指气使的“人权教师爷”,可自己华丽的袍子下却是一身的虱子。罗姆人基本的受教育权利遭受系统性侵蚀,捷克政客们却视而不见,心安理得地继续用“智力障碍”等蹩脚借口掩盖自身无耻行径,不可谓不用心险恶。罗姆人的人权状况几十年来得不到改善,是政府无能为力吗?显然不是。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正人先正己,欲言先自省。奉劝那些随美国跳得正欢的捷克反华政客们,与其妄加指责中国,不如先审视一下自身国内罗姆人悲惨的人权现状,用同样标准给自己评个分,你们的“人权考试”及格了吗?(作者:郑归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