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住lCU,花光儿女几十万积蓄,还是走了,这样有意义吗?

我己是属于老年人了,七十了么,己到古稀之年。对于这个问题我谈点看法,人只要活着就应该自尊的活着,人生生老病死乃自然規律,任凭是谁也改变不了这条規律,那么人们就应该遵循这条自然法则,该来的则来该走的就走,无所畏惧。我非常希望国家立法通过安乐死,让人有尊严的去对自己人生选择。象老年人住|cu就是在增加自己的罪过,不应在己无人生意识的情况下,仍然消耗儿女们赖依生活的财富。


我是老人,我若得了重病非lcu抢救不可,我宁可放弃治疗。因为那里不仅治疗费用特别贵,而且病人也是痛苦不堪。这样即使多拖延了几天或几月,那绝对不是享福而是受罪。我宁愿选择放弃治疗回家等死。当然国家能立法安乐死合法化就更好了。

对那些住lcu花光了儿女几十万积蓄,最后还是走了,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亊,我是反对的。若是老人重病,已無希望痊愈的,儿女们为了尽孝,非送医治疗,我持反对意见。儿女积点钱不易,他们还要生活,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老人老了,终究是要死的,让他少吃点苦早死早超生,反倒是一件好亊情。

当然是否要送医抢救,主要还是要遵照老人的意愿。每个老人的想法是不同的,这也正常。小辈能遵照老人意愿是对老人最大的孝顺。


只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才懂得,这种倾家荡产似的救重症老人,毫无意义。不仅老人自己痛苦不堪,而且也给家人们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和乱如麻的不堪局面。

我说的话会比较直接,也可能会冷血,但是个人认为存在一定的道理。所以,在此恳求各位不要骂我,冷静的听我说完我想说的,谢谢!

遵循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人固有一死,如果已经是绝症,病入膏肓了,靠耗费大量人力财力维持生命的每一口气,那还不如放过自己,放过孩子们,给自己留最后一点尊严。同时,也给子女留点活路。

面对重病的父母,子女的挽留乃是人之常情。因为,这是给自己生命,含辛茹苦养育大的父母啊。哪怕是砸锅卖血,哪怕是倾家荡产,也得救父母,让父母多活点时间。这是多少为人儿女的想法和选择。而我,曾经也是其中的一员。

2017年5月,我妈因爆发性急性黄疸肝炎住院,因送医院太晚,导致病情加重。

我妈,一个苦了一辈子的女人,一个隐忍性特别特别强的女人,一个心中只有自己的孩子而完全没有自己的好妈妈。为了不让我们所有的人担心,刻意隐瞒自己的不适。等到实在瞒不住了,才不得已说出。可惜,那时候已经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期。

我妈,做了三次人工肝手术。第三次人工肝手术之后,引起术后真菌感染,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真菌感染真的太令人讨厌,也真的会要了病人的命,发展之快,无法快速查出具体的病毒,无法快速控制,极易引起并发症。

我妈,先是肺部感染,然后是肛肠感染,再后来引起心梗、脑梗。引起心梗、脑梗的时候,医生下了病危通知。这是第一次下病危,让我们做决定。当时,我一意孤行,心中抱着必须救我妈的态度,要求治疗,并且告诉医生,给我妈用最好的药,最贵的药,只要能救我妈,花再多的钱都没关系。

当时,我想的是,妈妈只有一个,失去就再没了。我不要做没妈妈的孩子。我也和我老公商量着,如果钱不够,我会卖房来救我妈的。

可就是这样,也没救到我妈妈。第二次,医生又下病危通知了,并且直接就是让我们带我妈妈回家去,说再治疗也没什么意义了,并发症太多。

当时,我问了一句:“住ICU,有多大的概率?”医生沉默着回答:“万分之零点三。”当时,大家可知道我有多绝望吗?

最终,在征询我爸爸,我舅舅们的意见之后,找了医院的救护车带我妈妈回家了。

妈妈回家的第三天,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在办理妈妈后世的时候,听说了这么一件事:我爸和我大舅共同的朋友,也是肝病,肝癌晚期,家人不放弃治疗,坚持要给他治疗。而他实在是承受不了疾病的痛苦,趁家里不注意,从医院的窗户跳下去了,当场摔死。听说这事之后,我和姐姐们的心都是特别沉重的。妈妈最后的日子,其实也是很痛苦的。妈妈自己也说自己像个猪一般趟在床上,任人宰割,毫无尊严。

在医院照顾我妈妈的时间里,看了很多很多肝病病人,痛苦不堪,哭着让家人放弃治疗,带自己回去的事儿。我妈隔壁病房的一位高龄老人,疼的在床上打滚,嚎叫不断,医生只能是打镇定剂稳住他。

而同样在医院的时候,也看到过一个病人,住在ICU,全身插满管子,无法说话,无法自理,一切需要护士的辅助,而他的家人,只有在规定探视的时间里才能过来陪陪他。他的眼睛,只是看着玻璃哪儿,盼着家人们能够带他回去。我想,这时候的他,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痛苦的折磨着。

所以,经历过,才懂得,有的时候放弃,也是一种人性的选择。有的病人,并不是子女想要救就能救得到的。

我从事医疗工作已经十几年了,越来越清楚的明白了一个道理:面对重症的老人,子女和家人需要足够的理智来对待。

曾经也看过一个老人,肝癌晚期。他的子女们为他倾家荡产的救治,却没有换来他的命,他最终还是在ICU孤零零的一个人离去了。走的时候,全身插满了各种管子。

他的儿子,为了救他,把唯一的住房卖掉了,还背负着几十万的外债。他的女儿虽然没有卖房,但同样也背负着几十万的外债。他那八十多岁的老伴,不仅失去了他,也失去了唯一的住房,只能是寄生于女儿家。

他的离开,让儿女心力交瘁,苦不堪言。

他的离开,让全家人的希望全都破碎而他自己,也饱受折磨,在痛苦不堪中离去。

试想一下,如果子女当初放弃治疗,把他带回家,好好陪伴他,高质量的陪伴。带他出去走走,完成他未了的心愿,他自己可能也会在最后的日子不留遗憾,最起码,是在家人的陪伴中走的,而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管子的离去。

而他的家人们,也不至于失去住房,背负沉重的外债,余生需要用尽全力去还账。


作为一个有这方面经历的人,我来说说我的看法。

我父亲84岁的时候得了肺癌,在抢救室抢救了七天后,被转入ICU,当时医生也告知我ICU的费用会很高,问我还要不要治疗,我非常明确地表示要治疗。

开始也没有意识到ICU的费用有多高,只记得刚三天,医生又催我去交钱,此时已经花了九万。我妈听说已经花了那么多钱,就劝我放弃,她也怕将来是人财两空。但我自己还是坚持让医院治,即使将来的结果不好,我也不后悔,毕竟我试过了。

大概是住了十多天,我父亲的病情总算是稳定了,我的三张信用卡二十万的额度也已经花光了。我本打算换一辆本田雅阁的车钱后来就全都还了信用卡,但我并不后悔。

幸运的是,我父亲后来经过中医治疗,生命又延长了五年多。因为他还活着,我们的家还是个完整的家。用二十万换来一个完整的家,我认为我做的值。当时我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只是因为手上还有一辆准备换车的钱,还看得起病,所以没有犹豫就让医院治疗。

我的体会是,做任何事情,只要有能力、有机会就让自己去试一试,试过没有结果也就不会后悔,不试肯定会后悔。


我老丈人2周前查出07年的癌转移了,现在脑子、肝、肺都有了,北京肿瘤医院说治疗能活三年,不治疗这个春节都难过,现在发展的走路都困难了!

前天去肿瘤医院,医生说靶向治疗,有两种药,一种进口药一年光药钱要30万,不走医保,另一种药国产药可以部分走医保一年要10多万,最后根据家庭情况还是选择国产的。疫情期间看病难就不说了,那真叫一个难!!

我同事爹也得癌,住协和医院,也用靶向治疗,结果还是没有治好,前天送回老家了!同事跟我说,他爹自用药开始,就经常感冒发烧,因为靶向治疗既杀癌细胞又杀好细胞,抵抗力就没有了,一有风吹草动,就发烧!对我说:老哥,你也掉坑里了!我说,尽力吧,能让多活一年就多活一年吧!

癌症,有多少是能医治好的咱们不懂,但是医生懂!

其实,医生应该跟家属说,与其掏空所有,还是救不了人,还不如放弃治疗,起码来说不要过度治疗!

曾经看到一个医学专家在某个医学研讨会上的讲话:他说听到某院长开会说,今年医院创收多少钱,这句话让他大吃一惊,医院怎么能说创收呢?应该说攻克疑难杂症才对,应该说医治好多少病人才对!医院搞创收,如果遇到一个绝症者,势必要掏空这个家庭的所有?举债救命,倾家荡产后还是命仆黄泉!

有的癌症是医学难题,我们是要延长患者的成活时间,那是建立在有生活质量上的成活,如果单是为了活着有口气,请问这样的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亲人难以割舍,做为医生,你知道病人的结果是什么!所以,我想医院应该建立一个病人家属心里输导学科,尤其是象肿瘤医院要设立这样的心里输导学科!让家属知道适时放弃割舍!

所谓的有钱治病不治命就是这个道理。

8月25日,今天补一下:老丈人前天撒尿有血,昨天带他去协和医院检查,基本上都正常,只有肝功能损伤比较厉害!还有血糖一下子低到2.7。今天又挂网上问医,肿瘤医院大夫说也许是泌尿系统出现问题,还要检查泌尿系统,现在抗癌药停了,可以停服一周。刚刚又说血糖低到2.8,喝了点糖水立马好了。服了抗癌药,血压一会儿正常的跟20多岁似的,一会儿又高到160。

昨天凌晨3点,感觉尿不出来,4时,尿出来了,有黏糊糊的东西,像血,鸡蛋大。现在协和急诊,准备插尿管导尿。

9月6日,老丈人出现右半身失去知觉,120送去协和急诊,做了一套核算检查,又给脑部做了CT,脑子里的肿瘤越来越多,看了脑神经内科,又转到脑外科,还请了门诊大夫会诊,待了一天,医生也没有办法了,输了250毫升甘露醇,医生说还是找个小一点的医院吧,结果,问了好几家小点的医院,都说没有床位,回家来了!明天再说吧。

经过多方努力,目前老人住进一家中医医院已经两周多了,我们为老人请了2个护工,目前,老人食量减少,时常出现鼻孔流血,因为尿路出血影响尿液排出,进行尿路插管,脑部肿瘤已经使眼睛视力下降严重。

入院医嘱:目前没有好办法,基本上没有什么特效药,危急时刻使用点击心肺复苏有伤害骨骼,气管插管等措施。我们说这些都不用了,就希望能让老人在生命最后这段时间不要太痛苦。

老年人住lCU,花光儿女几十万积蓄,还是走了,这样有意义吗?


我就是ICU里面的工作人员,我觉得没有什么意义,尤其是把两家人积蓄花流光,没必要,一天接受不了,可以两天,多几天就可以接受老人的事情吧。花钱买罪受,苦了老人家,自己也要在门口熬着,三个家庭都得不偿失。尽力就好了,别让老人受那么多罪我觉得是对老人的尊重。也不存在孩子不孝顺的说法。医学不是万能的,治不好所有病。


孝敬父母是应该的,但要从实际出发,如果医学证明抢救只是延长生命,没有起死回生的迹象,只是以虚伪的道德绑架做那些无用功,结果只会让病人多受几天罪,到后来落得个人财两空。多年来,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和一批医生、志愿者一直在提倡和推动“我的死亡我做主”和“用自然和有尊严的方式离世”——这挑战着中国人的传统意义上的伦理观。我们这一代人经历太多,对生老病死都看得比较淡,看到身边许多濒死的病人临走还要受罪,都心有余悸,与其过那种没有尊严、没有生活质量的苟活,还不如不抢救。于是就有人早早立下遗嘱“濒临死亡坚决不抢救”。根据本人对身边一些亲朋得癌症后期临终的观察,好多病人最后都是疼死的,与其送医院抢救不如用那个钱买止痛药为病人减轻痛苦。


你们觉得在icu里面那种创伤性治疗就是尽孝吗,如果可以选择,我会选择好好陪在老人家左右,尽量减轻他的痛苦,让他体面有尊严的离开这个世界


说说真实经历吧,因为在医院上班的原因见得太多了。

第一个,一个晚期肺癌的女性患者,年龄48岁,原因应该是电石厂上班的灰尘和烟雾引起的。因为我们主任的为人和医德都是出了名的,所以也告诉了她儿子和女儿,治好的概率太低了。建议带回家。她儿子和女儿一直要求治疗。化疗到第三个疗程,吃啥啥吐,眼睛都鼓出来了,积蓄也花完了,农村单亲家庭也没啥钱,他儿子买了结婚用的房子准备卖了。就在她儿子转身走不到两分钟,她去九楼天台跳楼死了。

第二个,我同宗一个大哥的父亲,我们也称呼为伯父。脑溢血进的ICU,来医院找到我,让我给主治医生打招呼,由于出血量已经超标了,年纪又大了根本不敢做开颅手术,这种情况只有观察看,唯一的希望就是自主吸收,但就算自主吸收了不是植物人就是瘫痪。因为是熟人的原因就直接给他说了,在医院也就是在ICU观察,也治疗不了什么。只不过有突发情况好处理点,到基本有情况都没用了。就算全力救好了也得花大几十万,好了也是植物人或者瘫痪但几率很小,70多快80的人了,死亡风险太大。后来他们选择带回家了。对于农村家庭来说几十万不是小数目。

第三,一个也是40多岁的子宫癌患者,也是我的领居,她来医院就诊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但在手术可控范围内,切除以后三个疗程的定向化疗就可以出院观察了。但是费用很高,她在家务农,她老公跑三轮车,大的女儿即将大学毕业,小的儿子刚刚参加了高考。问了我需要多少钱,我告诉她要不了多少钱,一直跪在地上求我我也没告诉她事情,一直给她说两三万就够了。后来她选择暂时不手术,回家跑了趟成都华西,不知道怎么搞的。那边医生给她说了大概费用。在得知她儿子高考成绩出来考上了重本那天吃百草枯和敌敌畏死了。

第四就是我的亲人了,我的叔叔,肝癌晚期加上尿毒症。他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也是我目前遇到最让自己觉得废物的一个人。从小我的父母外出打工,我和妹妹自己在家,那时候很穷,他有钱,隔三差五买肉吃从没落下过我们。没钱交学费他给我交,一直到长大,无论他弄点什么好吃的总少不了我,我很小的时候婶婶就得病去世了,他一直单着把弟弟妹妹带大。他病发是在厦门打工的时候,刚开始去的海沧医院,后来转到174。在174治疗了两个月,但他这种情况174也是建议他回家来看或者转回来。弟弟妹妹就问我的意见,我看了他的所有资料和症状感到很无力,也去找了我的老师。老师告诉我没有治疗的希望和必要,最多三个月寿命,不如带回家出去走走,让他走的体面点,强行治疗只会让他更痛苦,更狼狈,更没有个人样。但当时他的所以才刚满月,他还有半年才50岁。实在太年轻,我想试试,就让转回来。回来带去找的我们的主任。主任说重新检查一遍,看看从哪里下手再说,结果检查了以后主任也说了同样的话,根本没地方下手,手术不行,透析不行,由于又是癌症又是尿毒症也导致了心衰竭。在医院呆了两天无奈只能送回家了,由于我的原因,没有花一分钱。当时我们三个都没有勇气告诉他说回家。犹豫了半天以后弟弟妹妹让我告诉他。我请了一天假,进病房告诉他收拾东西,我送他回家。他笑着和我说,我的大幺儿都没办法了那就证明确实没办法了,我早就想回家了,在医院头像坐牢一样,由于我出生就拜他做的干爸,所以他一直叫我大幺儿。他笑着和我说,你帮我收拾东西,你开车送我回去撒我俩再喝一杯。出来在楼下弟弟妹妹忍不住坐在地上大哭,他还骂我们,人生总要走这条路,只是早和迟而已。然后他问我还有多久,我说三个月不到。他又问我弟弟还有多少钱,我弟弟说还有几万,没收回来的也有几万。他豪气的说一会到家买点好菜把几个伯伯叔叔一起叫上来吃饭。后来回家不到一个月就不能下床了,不到两个月就呼吸困难了,不到三个月就走了,他一辈子都爱干净,在他要去世的前两天还要求给他洗澡,换干净的衣服。

人生就如我叔叔讲的,终究都是这条路,只不过早点迟点而已。老人的想法很简单,体面的走,体面的给后代留点钱留条好的路。人其实越到最后越怕死,求生的欲望越大。但很多人放弃求生的欲望客服怕死不就是为了这些吗?说实话,癌症尿毒症白血病去世的哪有体面的?有钱人家不说了,拿不出一辆百万现钱的哪个不是家破人亡?钱花了人能救回来都不怕,但有几个是钱花了人能救回来的?我从学习,实习到上班这十多年来见的太多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治疗好的不过两三个,能延长五年寿命的也就两三个。哪个不是散尽家产最后死的狼狈窝囊?条件好的花的越多,用的药物也是好的。最后还不是那一条路。痛苦中死去,痛不欲生,骨瘦如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想吃饭都是奢望!想说话都是奢望。有几个是到那个地步还想治疗的?没有!只是孩子要给他治疗而已!那不是在治疗,那是在让他受罪,让他受酷刑。多数人也明白这点,但还是要拉去治疗,真的是为了亲情?狗屁!是为了周围那些说三道四的嘴巴!为了亲情你就不会把他们放到火上去烤。也有求生欲望很大的自己愿意治疗的,不过到最后哪个不后悔?

有时候体面也是一种奢求,但至少我们可以让他们不那么狼狈那么窝囊。出去走走看看,吃点想吃的喜欢吃的不好吗?就如我尿毒症去世的堂舅,最后想吃回锅肉都是奢望!


19年的时候,有位朋友妈妈生病了,86岁。老人家是肺病。不懂的是不是肺癌,应该是肺炎吧。在lcu住了六个月,每天靠着呼吸机维持着生命。因为是好朋友,我常常陪伴她去看望她母亲,她说一个人都不敢去。

老人家躺在病床上,面如死灰。来来去去的人都以为是个死亡的人,有时候别人甚至会问:人都离开了,为什么还不让弄回家去?

隔几天,给老人家清肺一次,用吸痰器械把肺部痰洗出来,老人家在机器的轰隆隆的操作中不断扭曲。偶尔她会疼的醒过来,无可奈何翻翻眼睛,伸伸手,但是手脚都被死死的绑架在床上了。她只是徒劳的扭动。其表情苦不堪言。这样持续半个小时左右三两天一次。然后用吸管手动吸痰是每天必须的操作。

我问她:为什么不让阿姨安静的走?顺其自然不好吗?

她说:我也没有办法,几个哥哥都不说放弃,我做女儿的那里能说,那不是大逆不道了?

后来,她妈妈又肠癌。拉血几次用机械洗肠。真正的生不如死。

如果是这样的孝心,我觉得,顺其自然更加好。

曹操有一句话说得好:死是清凉的夏夜,可以无忧的睡眠。

父母健康的时候好好尽孝。生病了好好服侍。但是如果真的是不可医治的晚期。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不要让老人家多受这样苦不堪言的罪。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第九楼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jiulou.com/69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