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古国发现中国最早宫殿是怎么回事 中国最早的宫殿是什么朝代

可能有很多人知道河洛古国,这是我国发现的一个距今5300年前后的仰韶文化中晚期巨型聚落遗址,从时间上来看是非常久远的,大概还在夏朝之前,位于河南省巩义市河洛镇。而就在最近,在河洛古国发现了我国古代现今发现的最早的一座宫殿,那这座宫殿是什么时期建造的,又是什么样子的呢?下面就让吾爱诗经网的小编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河洛古国发现中国最早宫殿是怎么回事 中国最早的宫殿是什么朝代

1、河洛古国发现中国最早宫殿

巨型夯土高台上筑建宫宇、双宫并列、前朝后寝、一门三道……中国最早“宫殿”在“河洛古国”——郑州双槐树遗址日前展现庄严。

“中国宫室制度在双槐树遗址形成了初步的轮廓,这是黄河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的主根、主脉、主魂的一个实证,也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一个实证。”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说。

郑州市文物考古院院长顾万发介绍,新发现的宫室建筑位于一处面积达4300平方米的大型夯土高台上,高台上建筑基址密布,全部采用版筑法夯筑而成,目前一、二号院落布局揭露的较为清晰。

一号院位于高台西半部,平面呈长方形,面积1300余平方米,院落南墙外发现面积近880平方米的大型广场,呈现出“前朝后寝”式的宫城布局。二号院落位于高台东半部,面积1500余平方米,该院落发现门道三处,其中一号门在南墙偏东位置,门道为“一门三道”。

“这种大型院落的空间组织形式、‘前朝后寝’式的宫城布局,开创了中国宫室制度的先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何努说。这种布局直接影响了此后陶寺、二里头、偃师商城等夏商都城规划。

顾万发介绍,“一门三道”遗迹与二里头一号宫殿、偃师商城三、五号宫殿建筑门道遗迹以及更晚的高等级建筑门道基本一致,凸显了双槐树大型建筑基址的高等级性和源头性,为探索三代宫室制度的源头提供了重要素材。

此前,二里头遗址发现的宫室建筑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宫殿”,后来山西陶寺遗址也发现类似宫室建筑。专家表示,此次发现将中国宫室制度提前1000年左右。

河洛古国发现中国最早宫殿是怎么回事 中国最早的宫殿是什么朝代

2、河洛古国简介

河洛古国位于河南省巩义市河洛镇。经考古勘探发掘和科学测年确认,双槐树遗址是一处距今5300年前后的仰韶文化中晚期巨型聚落遗址。

2020年5月,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河南郑州公布双槐树古国时代都邑遗址阶段性重大考古成果,北京大学教授、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伯谦,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等知名专家学者现场实地考察和研讨论证,认为双槐树遗址为距今5300年前后古国时代的一处都邑遗址,因其位于河洛中心区域,专家建议命名为“河洛古国”。

河洛古国宏大的建筑规模,严谨有序的布局,所表现的社会发展模式和承载的思想观念,呈现出古国时代的王都气象,北斗九星与“天下第一”的关联以及其他凸显礼制和文明的现象,被后世夏商周王朝文明所承袭传承,中华文明的主根脉愈加清晰。

“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位于黄河与洛河交汇流域的河洛地区,古有“居天下之中”的说法,向来被视为中华文明的腹心地带。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使史书中记载的第一个世袭制朝代——夏的存在得到证实,近年新发现的5000多年前“河洛古国”则把人们的目光带向更遥远的过去。

“双槐树遗址的重要考古发现,实证了河洛地区在5300年前后这一中华文明起源的黄金阶段的代表性和影响力,填补了中华文明起源关键时期、关键地区的关键材料,也表明以双槐树遗址为中心的仰韶文化中晚期文明,的的确确是黄河文化之根。”王巍表示。

专家们一致认为,该遗址是迄今为止在黄河流域仰韶文化中晚期这一中华文明形成初期阶段,发现的规格最高的具有都邑性质的中心聚落。其社会发展模式、承载的思想观念以及诸多凸显礼制和文明的现象,被后世所承袭和发扬,五千多年中华文明正是赖此主根脉延续不断、瓜瓞绵绵。

“双槐树遗址发掘的意义在于,实证了在5300年前后这一中华文明起源的黄金阶段,河洛地区是当时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文明中心。”王巍表示,在这一阶段,文化上的中国已经形成雏形,以双槐树遗址为中心的仰韶文化中晚期文明,的的确确是黄河文化之根,堪称“早期中华文明的胚胎”。

河洛古国发现中国最早宫殿是怎么回事 中国最早的宫殿是什么朝代

3、河洛古国出土的文物

“河洛古国的地理位置和所处时代太重要了,伊洛汇流后在这里汇入黄河,遗址呈现出的景象与内涵,契合了《易经》‘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的记载。”李伯谦认为,不排除双槐树遗址是黄帝时代的都邑所在,至少是早期中国的酝酿阶段。

河洛古国发现了国宝级的文物——中国最早的骨质蚕雕艺术品。它与青台遗址等周边同时期遗址出土的迄今最早丝绸实物一起,实证了5300年前后黄河中游地区的先民们已经养蚕缫丝。

这件艺术品长6.4厘米,宽不足1厘米,厚0.1厘米,用野猪獠牙雕刻而成,是一条正在吐丝的家蚕形象。它的做工十分精致,腹足、胸足、头部组合明晰,和现代的家蚕极为相似,同时背部凸起,头昂尾翘,与蚕吐丝或即将吐丝时的造型高度契合。

这是迄今发现的仰韶时期与养蚕及丝绸起源相关联的、比较直观的实物资料,具有重大学术价值。牙雕蚕的发现,对顾万发而言别具意义,因为双槐树遗址的发掘初衷就是寻找丝绸之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第九楼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jiulou.com/92356.html